Friday, June 18, 2010

5th Anniversary

今天是結婚五週年(木婚)。

第一年:台北。當天面臨極大的 TOEFL 壓力,因為要考第二次(也請不要問我第一次考幾分,我忘了,總之很低)。之後還跟 Dapon & Becky 去吃東西,如沒記錯那二人還在我家看 X-Men 看到很晚。

第二年:日本。夫妻兩人借轉機之便在日本玩了 6 天,算是最逍遙的一次,每天在東京街頭走路,發現身處地大物博的美國宣教士要到地窄人稠的日本宣教在文化上一定超難適應的。

第三年:美國加州。完全忘了是怎麼過的了?好是夫妻二人分別在舊金山機場等飛機回芝加哥(因為不同班機也不同航空公司),一共只有一支手機的我們到底怎麼在不同 Terminal 中相會也算是奇蹟事件!

第四年:美國芝加哥。因小胖丁才出生三個月,我們這對新手父母很小心地哪兒也沒去,此時胖丁已經睡過夜了,我們還沒,因為常常半夜起來去檢查兒子的呼吸。

第五年:台中。剛搬好家,晚餐以日本料理作為慶祝(感謝熱心人士的推薦),回家後努力組裝衣架,總於把要吊的衣服都掛起來了。家裡完工八成,目標是 3-5 年內不用再搬家。

晚安!

Saturday, June 5, 2010

老態

那天開著汽車去買金桔檸檬,一停車,兒子就對著泡沫紅茶店的上的風車大叫,看著被風吹動的輪子,開心地用小手指直比。

同樣的世界,卻有不同的詮釋。

兒子眼中的風車多麼可愛動人,我眼中的風車卻是平凡與骯髒;美景當前有人駐足停留,也有人匆匆走過。所以問題是物還是人?

「老態」是僵化的開始,「老態」也使得世界不再可愛,連最摯愛的牽手都可能不屑一瞥!

好想要兒子的眼睛,那雙眨吧眨眼澄清小眼,觀察週遭的一切!
也想要兒子的心,真誠且坦白,溫暖每個靠近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