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12, 2006

下雪了,而我竟是個光頭

它真的下了,早上起床看看外面,什麼都沒有,只知道只有華氏三十度。
( F = 9/5 * C + 32)這真是我記過最好最實用的公式了

開車時車子結霜了,還等了一下子。結果在圖書館坐不到十分鐘就下雪了,看來要趕快回家去了。

(此時台灣好像地震了,希望不要有什麼災情)

----
我是光頭

Thursday, October 5, 2006

為什麼要讀舊約?特別是律法跟一些看不懂的先知書

說真的,聖經裡面的先知書看過很多次了,如果只看背景,我至今仍有許多地不懂!

今天上課剛好討論到這個問題!雖然那是老師個人的見解,但很值得學習。我們用摩西五經獻祭的例子來看:

出於自願的:燔祭、素祭、平安祭
被歸定要獻:贖罪祭、贖愆祭

那出於自願的三個祭表示傳達的意思是「我們現在所以獻祭」「我們有所以獻祭」「我們生產所以獻祭」(翻的真差)。那被歸定要獻的祭裡沒居然沒有一個是因為道德上的錯誤而獻的(舉例我犯了姦淫,可是贖罪祭和贖愆祭居然沒有規定我要獻祭)

##CONTINUE##而對這五個祭所產生的反醒是:
自願不僅是甘心樂意,是沒有人逼你,更是一種享受與喜樂

燔祭:我因為我現在的狀況、身份、環境而出於「自願」來到神面前獻上?
平安祭:我有沒有跟我的朋家、家人自願分享我所有的,並且表示這些皆出於神呢?
素祭:我可以頁獻、可以服事、可以生產,這皆出於神,我有歸榮耀給神嗎?
贖罪祭與贖愆祭:除了做錯事之外,即便我沒有做作何的壞事又做了所有我能做的好事,像約翰福音的尼哥底母一樣,我仍然明白我需要被神拯救嗎?認罪時除了認行為的罪,或是因為聖經說我們都有罪、都有隱而未現的罪而認罪外,我仍知道我需要神?

!今天那個死在紙上的獻祭又在我身命中活了起來!

考試後剃光頭

其實「考試後」與「剃光頭」是兩個獨立事件。##CONTINUE##先說考試後好了:

- - - 考試後 - - -
昨天考了希臘文,我想應該還可以吧!說起來真好笑,學校的語言課試是最令學生們頭痛的,我有同學半夜夢話都念希臘文,也有同學半夜會驚醒然後首先想到的是隔天的希臘文考試。可是我正好相反,不是因為我很行,而是語言對我而言反成為投資報酬率最高的課,有念就有分,有背就考得好,只有在這一堂課我沒有輸在起跑點上。

昨天同時也考了新約概論,這次的範圍是四福音書,我根本讀不完,可能只讀了大約三分之一的課吧,我一點半起床念書,發現上次做這種事已經是大學了。但也讓我更珍惜,因為或許這次是我最後一次當全職學生了。在壓力下反而越讀越有趣,越讀越享受,有太多的東西我想要了解、吸收的!雖然考試可能會拿個F吧!因為申論對我太難了,我的破英文什麼都寫不出來,連專有名詞我都想了半天,不過呢!只能說感恩吧!原來我可以讀的比我想像中得多多了。

- - - 剃光頭 - - -
今日中午。一位非洲多加的同學幫我剃了光頭。因為我想回台灣因為對於光頭有一種文化懲罰,所以美國讀書是我唯一的機會了,隔壁同學都穿拖鞋上課,我想理光頭也無所謂吧?回家整理一下照片後我會再放在網路上的。發現頭髮有一種神奇的作用,原來他的隔熱效果很好,因為昨日睡不到三小時,所以中午我跑回家午睡,躺在床上發現頭好熱喔!因為頭陷在枕頭裡,所以很熱;但如果有頭髮就沒有這種感覺,真神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