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5, 2006

考試後剃光頭

其實「考試後」與「剃光頭」是兩個獨立事件。##CONTINUE##先說考試後好了:

- - - 考試後 - - -
昨天考了希臘文,我想應該還可以吧!說起來真好笑,學校的語言課試是最令學生們頭痛的,我有同學半夜夢話都念希臘文,也有同學半夜會驚醒然後首先想到的是隔天的希臘文考試。可是我正好相反,不是因為我很行,而是語言對我而言反成為投資報酬率最高的課,有念就有分,有背就考得好,只有在這一堂課我沒有輸在起跑點上。

昨天同時也考了新約概論,這次的範圍是四福音書,我根本讀不完,可能只讀了大約三分之一的課吧,我一點半起床念書,發現上次做這種事已經是大學了。但也讓我更珍惜,因為或許這次是我最後一次當全職學生了。在壓力下反而越讀越有趣,越讀越享受,有太多的東西我想要了解、吸收的!雖然考試可能會拿個F吧!因為申論對我太難了,我的破英文什麼都寫不出來,連專有名詞我都想了半天,不過呢!只能說感恩吧!原來我可以讀的比我想像中得多多了。

- - - 剃光頭 - - -
今日中午。一位非洲多加的同學幫我剃了光頭。因為我想回台灣因為對於光頭有一種文化懲罰,所以美國讀書是我唯一的機會了,隔壁同學都穿拖鞋上課,我想理光頭也無所謂吧?回家整理一下照片後我會再放在網路上的。發現頭髮有一種神奇的作用,原來他的隔熱效果很好,因為昨日睡不到三小時,所以中午我跑回家午睡,躺在床上發現頭好熱喔!因為頭陷在枕頭裡,所以很熱;但如果有頭髮就沒有這種感覺,真神奇。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