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16, 2006

水是故鄉甜

今天早上考完了最後一科希臘文,回家倒頭便睡,因為我本週期考週,只要有考試約三點就起床了,我已經累到頭痛了。

嗶~嗶~,此時應該不會有人來的,太太開了門,回來時只見一個熟悉的藍白紙箱 "Double A",箱子已經微微的變形了,但是上面有中文,從台灣寄來的。##CONTINUE##郵費很貴,快要追平內容物了,但是從台灣來的東西,對我們而言,是無價之寶。有多零零碎碎的物品,很生活化的,青穎看著看著都流淚了,謝謝這麼美好的禮物。而我還在暈睡中,等到晚上才覺得,

謝謝在CCC的好友們,謝謝你們的禮物!



肉鬆:這真是全世界最好吃的東西了。無論何時,配飯總爽口。
海苔:太讚了。
蘿蔔:這是真正的家鄉味,這裡買的總覺得味道不對。
Hi-tech筆:美國人根本不懂什麼叫文具,亞洲的文具才是王道啊!
CD:又有中文歌可以聽了。
香菇、柴魚:煮湯時我一定會用的。
四物:女人用來補身子才不會像美國人看起來那麼老。
角燒:終於有除了巧克力和洋芋片以外的零食了
內衣:還沒試穿,不知是給我還是我內人的?

Wednesday, December 13, 2006

高中時為什麼沒有讀歷史?

明天就要考我那佔 66.66% 的舊約概論了
突然間覺得為什麼我高中沒有念歷史呢?

根本搞不懂 亞述、波斯、羅馬帝國、巴比倫、這些東東!

Saturday, December 9, 2006

好冷


太陽好像參考和照明用!

Tuesday, December 5, 2006

終於知道下雪是怎回事了

這幾天差不多都是華氏10~20度之間,差不多攝氏零下6~12度吧!
三天前的一場大雪,積了差不多10吋(25公分),有些地方還到17吋(超過40公分了)。

第一天的早晨:好美的景色!雪好白、好滑、好靜、好淨。
第二天的早晨:好神奇的經驗!雪居然都沒有化,還在哪裡。路上的都鏟好雪了,開車安全多了。
第三天的早晨:已經有點噁心了,沒有化的雪經過擠壓後成為危險的冰塊,撞到還會痛!開始希望它趕快退。不過看氣象預報,有得等了,這一週都不會回到攝氏零度以上!

總以為晚上下雪,早上看積雪,中午玩雪,下午溶雪,隔天又是綠油油一片。 真笨!

Tuesday, November 28, 2006

靈修心得

為什麼要有上一篇呢?因為沒有上一篇文章,我就無法體會神教導我的另一個功課!

有一回上課時,老師(Dr. Sell)問我們:「你有有自己的事工策略嗎?當你畢業時,你要去教會面試,你的怎樣告訴別人你對牧養教會的期待?」上著上著,老師陳述著自己的觀點,分析各種不同類型教會的優缺點,突然間老師說:「如果你做的只是把人吸引到教會來,只是讓人覺得到教會可以滿足他的需要,他在教會可以得到很多,那你要怎麼告訴他:『背起十字跟隊耶穌?』」頓時我的心停住了,我的心想也停了,停在十字架的焦點上,停在「他為我死、我為主活」的門徒身份上。

##CONTINUE##瘋狂購物日的晚上,我繼續想著這件事,我看到了許多經文
「於 是 耶 穌 對 門 徒 說 : 若 有 人 要 跟 從 我 , 就 當 捨 己 , 背 起 他 的 十 字 架 來 跟 從 我 。」(太16:24)
「於 是 叫 眾 人 和 門 徒 來 , 對 他 們 說 : 若 有 人 要 跟 從 我 , 就 當 捨 己 , 背 起 他 的 十 字 架 來 跟 從 我 。」(可8:24)
「耶 穌 又 對 眾 人 說 : 若 有 人 要 跟 從 我 , 就 當 捨 己 , 天 天 背 起 他 的 十 字 架 來 跟 從 我 。」(路9:23)
「凡 不 背 著 自 己 十 字 架 跟 從 我 的 , 也 不 能 作 我 的 門 徒 。」(路14:27)

我在許多美國的朋友們身上學到了如何生活,休息與工作皆有時。但我的心裡也常常有衝突,因為生活方式差太多了,在台灣,當我想到基督徒、宣教、全職服事時,那種高道德標準、受苦、十字架等的印象是很深的,有時使我忘了我是個人,把基督徒給神化、完美化了,使得神對人的心意便成一個不能負的軛加在人的頸項上,把人從神面前嚇跑了;而這裡好像太過輕鬆以致於我忘了神對於基督徒﹣一個跟隨他的人﹣的期待與使命,便得太過平凡而不是分別為聖。

有時我太愛世界了,因為一切都是很美好的,音樂、朋友、妻子、未來、財富,這些中性的東西都值得我去愛,特別是可以準確地在這些事物與其創造者的關係中去愛愛們(亞爾勒的凱撒留),那是多麼地好。但在不知不覺中我自己便偏離了,愛這些上帝的恩賜超過愛上帝本身,到最後我便望了我自己到底愛誰?最後我最愛的竟是我自己。因為愛自己,反而失去了自己,上帝要我捨己,捨去自己後便可找回自己,因為人與神、人與人的關係皆是互動了,過去的保護自己,為自己著想沒有辦法得著真正的關係,但「捨己」可以,在捨己中重新發現與維持那人與人、人與神的正確關係。原來,這是神叫我捨己的原因。

而十字架,成了一個記號。祂代表了我內心的不好感覺,嚴重一點是逼迫,簡單一點就是別人異樣的眼光。若我怕害十字架,我就不能真正服事上帝,因為那表示我喜歡自己的感受更勝於神;那表示我一方面想要討神的喜悅,一方面卻又自私地想跟人和平相處;那也表示我只有在事工、服事、在教會裡是屬神的,但我的生命仍舊不是;那更表示我不是真正地以基督為榮。

基督徒不是名詞與頭銜,是生命。看著那些初代教父們的作品,我流淚了,因為神的話語,因為我有罪,需要回轉到神的面對。

所以,親愛的弟兄們,我們當殷勤作工,吇讓我們不被對這個心界的愛所吞没,好讓我們不至於愛受造物超過愛創造主。祂已經賜下了地上的財物,要我們盡心盡性地愛祂。但是有時我們愛上帝的恩賜超過祂本身,就會使祂不喜悅。人際關係也是如此。設想一下,有人贈給他的門客一件禮物,而這門客漸漸輕看贈送的人,倒愛這禮物。再設想,慢慢地,他不把贈送的人當作朋友,反以為敵人。我們與上帝之間的關係也是如此。對那些愛我們本身、而不是愛我們的禮物的人,我們也會更愛一些。所以,我們也就知道了,凡愛上帝勝過愛祂所賜世上禮物的人,上帝也愛祂們。
亞爾勒的凱撒留 (Caesarius of Arles)

第一個感恩節


感恩節有兩個很令人印象深刻的事,一是“感恩節餐”,一是感恩節隔天的“購物瘋”

我跟青穎一共吃三了頓感恩節大餐,也就吃了三隻火雞。感恩節的前一晚,到一位同學家(說是同學,其實他的兒子女兒小我不到五歲),一伙約20多位的三一同學一同吃飯;當天下午2點教會有二位單身的美國人,找我們一起去吃,那算是真正的美國感恩節餐吧;晚上到另一位同學家,跟他們一同吃飯。原來感恩節餐是非常簡單的,火雞、塞著火雞裡一同考的配料、馬鈴薯泥、一些生菜,好像跟平常去美國人家吃東西一樣,只不過主菜一律改成火雞了,再加上感恩。

好像過年,一家圍爐吃飯。

##CONTINUE##購物瘋則更令我印象深刻。大部份的商店在感恩節後的隔天都有大特價,特別是3C商品,特家的店家大約凌晨五點到六點開門,許多人三、四點就去排隊了。一開始聽到這消息時還不是很能明白,總覺得有點誇張,但是青穎有個同學居然打聽到有個批發中心十二點就開始了,於是~我們便去湊熱鬧了。

果然,當我們十一點廿分開到時,已經有許多人在那裡了,有一個品牌叫“Coach”吧!大排長龍,有個朋友十一點半就開始排隊了,到了結帳時已經是二點了,就為了買特價一百元的女用手提包給她母親(真孝順!),Puma、Nike、Gap等店也是人山人海,原本想在店裡照像的,但怕被打,所以只有在外面拍拍照,我們的朋友在Puma買了一些包包,一共等了一個小時才結到帳。我跟穎買了一些特價的廚房用品,好在有買,不然那四個半小時就白待了。

等我們開車回到家時已經是快五點了,經過一家大型3C賣場BestBuy,已經有上百人在等著搶特價的電腦及遊戲!五點半我們踏進Wal-Mart商店,第一次看到賣場裡的車子完全沒有了,大家瘋狂搶著家電,一台一台的平面電視、液晶電視就這樣推到結帳區,因為低於六折!六點時Target開門,我跟青穎順著人潮去湊熱鬧,相較於大家的目標集中,我們二年顯得很笨,我們只想進去看看有沒有便宜的啞鈴及吉他,最後找著了但是還是捨不得買,空手而回。我看到很多夫妻,二人一組,門一打開,先生以跑百米的速度衝到電視機、數位相機旁,緊緊抓住、守著自己的獵物,太太則是拿了推車隨後就到,完美的配搭!兒子則是拿著PS2、XBox的遊戲,交給爸爸去結帳;當中不乏買三台電視、PS3(or Wii)的家庭,帶著勝利的喜樂離開戰場。

這真是個成功的行銷,商家吸引了人潮、出清了庫存,而買家則省下一大筆錢。我沒有體力再去欣賞那群在BestBuy排隊的人的戰利品,我回家、睡覺,等著下午起床預備屬於我的戰爭﹣期末考。

Monday, November 20, 2006

代禱信出來了以及關於「寫」

每次寫代禱信都是很好的休息!
我發現我很喜歡寫東西,文字有一種力量,可以幫助你表達你想要說的,我喜歡在開會時講話,但更享受文字的細膩!

最近常有一種中文辭窮及情溢乎辭的感受!想到小學時背過三字經。那真是個好很的東西,該是重拾這些的時候了。

Sunday, November 19, 2006

一些想法與回憶

二年前偶然參加了一個成長小組,組長是個很專業的諮商心理師,漸漸地自己好像被搞迷糊了,因為不曉得怎樣才是一個健康的人?好像每個人都會有一段過去,不願意被打開、或者是傷害、或者是負面的,有一次我問組長:「難道沒有人是健康的嗎?有沒有可能有一個沒有什麼傷害在他心裡?」我不記得回答了,答案好像是:「可能有的」

生命歷程作業重新提起了那不開的壺,我又開始問這個問題了!有個問題對我而言是很重要的:「What do I fight for?」如果一個海賊不是為了成為海賊王,那麼他不過是日復一日地在海上漂流,等待著死亡。如果成為牧師只是一個看似神聖、有呼召的工作,那也不過是自我欺騙。

##CONTINUE##聖經路加福音14章25-33節提到追隨耶穌,成為一個門徒的三個代價:愛祂超過一切、背起自己的十字架、撇下一切所有的。這是要計算的,不能只憑衝動與感動,那個門徒要知道,他在做什麼?

去年我跟青穎說,我需要一個戰場,一個可以戰死的地方。我不知道我是龍?是虎?是鷹?是犬?我只知道我不想被關籠子裡﹣I need a battlefield,結果上帝就給了我一個戰場﹣台大事工負責人。如果沒有踏上戰場,我永遠不知道我要什麼;如果沒有為了夢想跟執著冒險,那麼一切都會在空談裡;如果沒有勇敢地負責與作決定,那麼就還不能算是一個男人。一年後我離開了那個戰場,有很多原因,其中有一個是:我看到極限了,也看到了結果了。極限是我做不到,結果是我敗了;即便這一年我沒有敗,未來幾年我也會敗,對於失敗我有我自己的定義,在那個定義裡我敗了。

我清楚地知道戰場不只是拼經驗、拼時間,這些的前題是個“質”,運動員的質就是體能,所以Michael Jordan、球王比利、有一天王建民都會下來,傳道人的質是什麼?是「神」。沒有了這個什麼「生命」、「品格」、「事工成效」都是枉然,沒有了神,生命可以任人定義、品格靠論語孟子即可、事工成效更是寫在紙上。

我從戰場上退了下了,感受到我越來越接近那個點,那個可以真正令我戰鬥的異象,還差一點。

「我只有一件 事,就是忘記背後,努力面前的,向著標竿直跑,要得神在基督耶穌裡從上面召我來得的獎賞。」(聖經腓立比書3章13-14節)

「英雄」對我而言是部很棒的電影,意境及場景都好美、敘事手法也好,比那個得獎的「臥虎藏龍」好太多了,它把秦王作了另一種詮釋,秦王與刺客亭長的對話中,秦王驚訝地發現那個知己,知道他為什麼要統一天下的人竟是刺客「殘劍」,滿朝文武百官都認為他暴、他嚴,卻沒有人了解他的背後,被人了解了,是美。而刺客亭長至終也沒有下手,選擇步出大殿,等待那必然的結果,千萬飛箭,是美。

被人了解與知道生命為何結束,皆美。

生命歷程作業讓我發現了一個從來沒想過的事,就是「連結」。我從小到大都住得離學校很遠,直到工作時,是我第一次出門到目的地只是五分鐘。我沒有那種跟同學在路上打打鬧鬧的經驗,沒有那種同學電話來便跑出去的經驗,或許城巿的孩子皆是如此,這似乎形塑了一種抽離。我小學畢業沒有跟任何的同學有連繫,跑去念了延平,是一種抽離。要升大學時,我是全班唯一推甄的,四月不到我就放假了,再也不用去學校,少了那最後的兩三個月,又是一種抽離。無法被人了解,無法被人深入地了解,是一種痛苦。

跟家人的關係似乎也是,似乎沒有人知道我在想什麼。我需要學習讓別人了解我,更甚於了解我做的事。

認識我的人應該都可以發現,我是可以一起工作的,在工作的態度上我是值得信賴的;但是生活,我就好像是個無聊的人,我缺少了「自然連結」的能力。這是我最弱的一部份,也是我想培養的一部份,我並不討厭現在的自己,也不抱怨任何的過去,因為我知道那些美好的部份塑造了現在的我,缺一不可,我也相信神沒有失誤,也沒有錯誤,這些都是好的。只不過,現在是開始建造另一部份的時候了。

如今來到三一,又是一種抽離。畢業後回到台灣,想必也是。想不透為什麼會這樣?也不用想。

夜深了,我要回到床上,禱告睡覺。

身旁躺著是神所賜給我最好的禮物,當夫妻相擁時,是一種確定、真實、滿足的擁有感,是我在作業裡描述的那種左手右手彼此獨立又相屬的合一,那是神的禮物。

明天,又是一個新的一天!

Thursday, November 16, 2006

個人生命歷程作業

最近我那只有一學分的課開始上了,只上五次,作業很多,但卻是很有趣的一堂課。學校的課大致上分為三種:「聖經」、「神學」、「事工」三類。

這堂第一學期的必修課卻是焦點在我們個人身上,除了要寫五個個人測驗外,第一份大作業便是:「生命歷程」

##CONTINUE##其實這種概念並不是沒有,只是第一次很有系統地被教導,花了許多思想與記錄過去的自己:
「自我認知的養成」、「天生的遺傳」、「成功與失敗的事件」、「生命的轉化點」、「心中的冰凍點」、「家庭關係」、「同儕關係」、「生命中的英雄」、「敵手」

當從每一個分類項重新整合,按著時間把過去的自己拼湊起來時,突然間更能明白也更能接納自己了。

上帝很奇妙!

Thursday, October 12, 2006

下雪了,而我竟是個光頭

它真的下了,早上起床看看外面,什麼都沒有,只知道只有華氏三十度。
( F = 9/5 * C + 32)這真是我記過最好最實用的公式了

開車時車子結霜了,還等了一下子。結果在圖書館坐不到十分鐘就下雪了,看來要趕快回家去了。

(此時台灣好像地震了,希望不要有什麼災情)

----
我是光頭

Thursday, October 5, 2006

為什麼要讀舊約?特別是律法跟一些看不懂的先知書

說真的,聖經裡面的先知書看過很多次了,如果只看背景,我至今仍有許多地不懂!

今天上課剛好討論到這個問題!雖然那是老師個人的見解,但很值得學習。我們用摩西五經獻祭的例子來看:

出於自願的:燔祭、素祭、平安祭
被歸定要獻:贖罪祭、贖愆祭

那出於自願的三個祭表示傳達的意思是「我們現在所以獻祭」「我們有所以獻祭」「我們生產所以獻祭」(翻的真差)。那被歸定要獻的祭裡沒居然沒有一個是因為道德上的錯誤而獻的(舉例我犯了姦淫,可是贖罪祭和贖愆祭居然沒有規定我要獻祭)

##CONTINUE##而對這五個祭所產生的反醒是:
自願不僅是甘心樂意,是沒有人逼你,更是一種享受與喜樂

燔祭:我因為我現在的狀況、身份、環境而出於「自願」來到神面前獻上?
平安祭:我有沒有跟我的朋家、家人自願分享我所有的,並且表示這些皆出於神呢?
素祭:我可以頁獻、可以服事、可以生產,這皆出於神,我有歸榮耀給神嗎?
贖罪祭與贖愆祭:除了做錯事之外,即便我沒有做作何的壞事又做了所有我能做的好事,像約翰福音的尼哥底母一樣,我仍然明白我需要被神拯救嗎?認罪時除了認行為的罪,或是因為聖經說我們都有罪、都有隱而未現的罪而認罪外,我仍知道我需要神?

!今天那個死在紙上的獻祭又在我身命中活了起來!

考試後剃光頭

其實「考試後」與「剃光頭」是兩個獨立事件。##CONTINUE##先說考試後好了:

- - - 考試後 - - -
昨天考了希臘文,我想應該還可以吧!說起來真好笑,學校的語言課試是最令學生們頭痛的,我有同學半夜夢話都念希臘文,也有同學半夜會驚醒然後首先想到的是隔天的希臘文考試。可是我正好相反,不是因為我很行,而是語言對我而言反成為投資報酬率最高的課,有念就有分,有背就考得好,只有在這一堂課我沒有輸在起跑點上。

昨天同時也考了新約概論,這次的範圍是四福音書,我根本讀不完,可能只讀了大約三分之一的課吧,我一點半起床念書,發現上次做這種事已經是大學了。但也讓我更珍惜,因為或許這次是我最後一次當全職學生了。在壓力下反而越讀越有趣,越讀越享受,有太多的東西我想要了解、吸收的!雖然考試可能會拿個F吧!因為申論對我太難了,我的破英文什麼都寫不出來,連專有名詞我都想了半天,不過呢!只能說感恩吧!原來我可以讀的比我想像中得多多了。

- - - 剃光頭 - - -
今日中午。一位非洲多加的同學幫我剃了光頭。因為我想回台灣因為對於光頭有一種文化懲罰,所以美國讀書是我唯一的機會了,隔壁同學都穿拖鞋上課,我想理光頭也無所謂吧?回家整理一下照片後我會再放在網路上的。發現頭髮有一種神奇的作用,原來他的隔熱效果很好,因為昨日睡不到三小時,所以中午我跑回家午睡,躺在床上發現頭好熱喔!因為頭陷在枕頭裡,所以很熱;但如果有頭髮就沒有這種感覺,真神奇。

Thursday, September 7, 2006

今日靈修心得

現在是星期六的早晨。昨晩花了二個小時,卻只寫出了不到 200字的作業,我想這是上帝要調整我們的時候,我沒有了語言、沒有了聰明、失去了能力、連救援也找不到了。我身旁只有三種聖經:英文、中英對照及希臘文,加上數十頁參考資料﹣每個字都如同哈利波特中密室的鑰題在空中飛舞﹣抓也抓不到。我連Crtl+C、Ctrl+V都做不到。

##CONTINUE##此時是我靈修的時間,我想到了詩篇一廿一篇,聽著我最愛的專輯﹣謝鴻文謝哥的一罐香膏貳。心中非常地感動,在流淚中我向上帝禱告,求祂來幫助我們;因為來到這裡,只有我、青穎、及上帝,我跟青穎一同經歷了衝突與掙扎,對環境、對彼此、對上帝皆是。

或許這是上帝要破碎我們的時候:那個在台灣可能可以做一些事、讀書可能還可以的人,如今什麼都不是了!一匹可以憑自己能力在矌野奔跑的馬,如今跑不快也跳不高了﹣被關在柵欄裡,牠需要思想,有一天回到那熟悉的草原,當牠又可以馳騁,牠要跑去哪?如果牠永遠回不到那個草原,那牠還是原來的馬嗎?在短暫的柵欄生活,要如何適應?那個把牠放在這裡的主人,跟牠真正的關係是什麼?

亞伯拉罕是信心之父,但他是個牧人,是個逐水草而居的人,不論在什麼地方,他都必須面對事實,對亞米比勒、對赫人而言,他是寄居的人,那些牛羊不是他的依靠,羅得、財寶更不是他的依靠。上帝對他而言不僅是真實的,更是個人的、親密的、交通的,他知道自己所屬的神是什麼樣子,更知道這個神與他同在。以至於這種真實的經歷傳給了以撒﹣所以他沒有在祭壇上跑走;傳給了雅各,在逃走的旅途,開始認識他祖父、他父親的神耶和華;傳給了約瑟,以致他在監牢裡仍舊知道一切皆出於神,是他家族的神耶和華,不是埃及法老術士的神。

摩西在當牧羊人的時間重新認識了神,從他一個人對神的信心與依靠,以致過了紅海,以色列人看見耶和華向埃人所行的大事,就敬畏耶和華,又信服和祂的僕人摩西(出14:31)。

求主幫助我成為亞伯拉罕,使得我的兒女們可以認識神;求主幫助我成為摩西,使得我的朋友們可以敬畏耶和華且信服祂。或許,這是那匹馬在柵欄裡要學的功課...

Wednesday, August 30, 2006

為什麼要念神學?

這幾天很認真地禱告,也許是壓力越來越大了,聽不懂的越來越多,堆積的書越來越高,笑容越來越少。剛才上完舊約導論,在創世記第一到十一章這個引起爭論的段落,引起了許多討論!(不過這次我不是想問不敢問,而是沒什麼要問的。)
從問學到現在,不斷地有老師在提醒我們:##CONTINUE##

(1) 來到這裡我們能夠給你的已經很少了,你要知道你要什麼。(Dr. Tite Tiénou , 可愛的黑人教授)
(2) 尋求真正的知識、正確的認識時,最大的前題是「敬畏神的心」。(Gregory L. Waybright , 校長)
(3) 創世記這裡不是要討論時間、生物、科學、或是是不是採用其他種族的神話故事,甚至惡-撒但是怎麼來的,重點在於,一位至高、純潔、正直的主創造一切,一切都是被祂造的。而人,則是獨有祂的形像。(Barry J. Beitzel , 一位他父親也上過他的課的舊約老師)
(4) 當你畢業時,沒有人會問你的GPA平均是幾分,而是看你的靈命與敬虔。(Phillip W. Sell , 負責實習的教授)


學習神學的可貴
不在於我們如何成為一個有知識、可以辯論、博覽群書的高手,
而是在於我們需要知道哪些事情已經發生,以及是如何被應對的。

人永遠都是人、也只有一百歲的生命,
過去的人所經歷的問題,現代人也會經歷,
我們是耶穌基督的見證人,不是律師,
求主幫我們如何去辨別這些問題。

「誰用無知的言語、使我的旨意暗昧不明」(伯38:2)


求上帝幫助我,不然我很容易在學位與自我實踐中迷失。

何時才不用當啞巴?

上了幾堂課了,發現學習的方式真的不太一樣?

美國同學很喜歡問問題,一有問題就舉手問,有時我忍不住想:「老兄!我不是花錢來聽你問問題的。可不可以少問一點?」
因為語言的障礙,所以光是聽懂就是一個大問題了,還要作筆記、思考,根本沒有能力問問題,今天因為有預習所以能夠思考,但當我想要問問題時,卻發現自己像啞巴一樣,「非不為也,乃不能也。」

繼續加油中

Sunday, August 27, 2006

第一堂希臘文課

老師很好,作了一番簡介,使得已經有英文恐懼症的我不會那麼害怕了。他是一位念神學碩士的學生,只因為大學意外學到了聖經希臘文,就愛上它了,後來就改念『新約聖經語文』。

原來沒有我想像的那麼可怕,不過時光似乎退後了十五年,那個我剛學英文的日子,只是身旁是一群大人,學習另一種語言。

老師還有一項創舉,就是教我們唱字母歌,簡單有趣又好學。(大家可以點這裡聽聽看)

Friday, August 18, 2006

電話通了

它通了!通了!

我不再是身陷孤島的人了。

Wednesday, August 16, 2006

沒有字幕的電影

因為出不了門,所以去圖書館(好在走路就可以到了)借片子看,看了「斷背山」和「The Family Stone」。

啊~啊~啊~啊~啊~啊~
完全看不懂,這就是我上看的樣子嗎?沒有字幕的電影就不是娛樂了,跟上課有什麼一同呢?

電話電話快快通

電話公司說裝好了。
我們家沒有任何的訊號。

到底是怎麼了,心情好煩,這種一直與世隔絕只能偷用鄰居網路的生活真痛苦。
(而且車子還沒弄好不能開上路)

Tuesday, August 15, 2006

有車了,上帝連車子這件事都有功課教導我。

買車學是一件令人痛苦的事。跟二手車商買覺得買賺了許多錢,跟私人又要跑很遠。

如果車子可以省下來真得很好,星期五去參加聚會,跟一個姐妺聊天,她突然說她們家有一台二年了都完全沒有開過的車,如果我們要就拿去了。所以我們就拿到一拿車了。

1991年的 TOYOTA Corolla,里程數是 13000 英哩。外觀其慘無比,##CONTINUE##不過引擎到很好,有一位很懂車的弟兄幫我試了一下,我想除了檢查一下剎下接下來就可以開去上學了,不過高速公路我就不太敢了。

花了 70元買了個電瓶、5元買方向燈及剎車燈、7元買冷卻但不能結冰的cooler。等到手續辦好且保了險就可以上路了。不過車子真得很差,引擎蓋還蓋不好,方向燈買了我目前還裝不上去,因為螺絲的牙崩了,不知該怎麼辦,冷氣不冷,只要冬天不凍傷就行了,不過離有「腳」的日子近了。



我其實最想買的事 Honda Civic,省油又方便。最新的一台不到一萬四,但是五年以上的二手車7000還買不到,一開始我與青穎想最多只能花到五千元,所以就很痛苦,也不知道該怎麼禱告,因為一分錢一分貨。

當我看到這台車時,其實心裡很掙札,不知道能不能動,也不知道要花多少錢修。教會來美多年大陸的弟兄卻不斷地說這真是台好車,他們的說法是:「還行!」偉國弟兄說只要引擎能跑就行啦!家斌弟兄說這引擎多棒啊!海洋弟兄說比他剛來時的車好太多了,他第一台車上學要熄好幾次火!

這台車讓我學習了自己動手的功課--已經換了電瓶與車燈了,接下來不知還要換什麼?
這台車教導我知足--自己的虛榮與舒適感要常常放下!
這台車教導我等候--第一天看到那5500的車我跟青穎就想買了,但青穎讀經與我禱告後的感動都是再等等~(我無法解釋什麼是人的感覺與神的感動)但就是這樣,我想這就是凡事尋求神的生活!
這台車教導我看內在--引擎比我之前在台灣的那台舊車好多了,之前我還花了三萬台幣去烤漆,想把車子弄得更漂亮,後來覺得這真是最浪費錢的做法,這次學乖了,要把錢花在最要緊的事上,只要不影響安全,其他就隨便它了。

希望我可以更多學習「求問神」。那是一個基督徒應有的生活態度與經歷神的方式!

更多的車子照片請到網路相簿看吧! (Go!)

Wednesday, August 9, 2006

拿到駕照了,也去看車了

早上一大早起到近芝加哥的地方考駕照。昨天還花了許多小時K書,台灣的交通規則我想都沒這麼熟。

考到了,生涯第一次考照一次就拿到!

筆試時我拿的是 English Writing Test,那個人還一直說 I'm proud of you! 真是奇怪,我只不過是沒有拿中文考卷,想練習一下英文而已,這麼值得鼓勵嗎?管他的,筆試還是過了!

##CONTINUE##路考的是一位心情很好的黑人考官(對我而言只要很黑的就是黑人,管他哪裡來的),他發的英文非常清楚,所以我都可以明白他下的每一個指令!後坐還坐了一位約五旬的婦人,一直不發,不知道他坐上來做什麼的?這裡的路考佷簡單,不到十分鐘就開回來了。將!將!將!我考到啦!

後來就去看車,車子真的好貴。有一台97年的Van才開了八萬而以,要賣6400,加了稅算一算就超過20萬台幣了,實在是買不下去,可是不買又不行,其實車況很不錯,跟他開5500,他說不行,心裡很掙札。中午回來午覺也睡不好,滿腦子都是「車子」。晚上想再為車子禱告,學習凡事求問神,並且跟青穎來個家庭禮拜,讚美神也感恩這一切。

明天打個電話,如果他可以接受就去牽車了。

Tuesday, August 8, 2006

到美國了

因為美國政府的新規定,我們拿不到所謂的社會安全碼 ( Social Security Number ),所以辦理水電、駕照、電話等都很麻煩。

來到這裡,一切都還是很夢幻,很不真實。這兩週是我們的適應期,希望可以新生訓練前都預備好,開學衝刺。

學校很好,一切都傢俱和衣服都拿得到,我們除了一些簡單的家用品之外,我們只買了電風扇、吸塵器。剛來了的時候鄰居有 garage sell,也花了八塊錢買了小喇叭和小架子。其他的都是從學校搬的,包含沙發、茶几、二張桌子、二個書架、床、床墊、書架、衣櫃等,非常感謝主。

本週計劃電話和駕照考好,再花錢買台車子,那就差不多了。

Sunday, July 30, 2006

如何為我們奉獻?

離開學園同工的身份,我們更需要仰望神。有一些弟兄姐妹知道我們的狀況,想為我們奉獻。謝謝你們!只是我們無法給您可以抵稅的奉獻收據。

若您要為我們奉獻,請奉獻到

華南商業銀行(008),帳號:154-20-052266-9,戶名:林青穎。

Friday, July 28, 2006

上帝跟我說話!

上週讀聖經時,讀到聖經裡面的瑪拉基書。一直在思想這段經文,覺得是上帝對我所說的話。
「我曾與他立生命和平安的約,我將這兩樣賜給他,使他存敬畏的心;他就敬畏我,懼怕我的名。真實的律法在他口中,他嘴裏沒有不義的話。他以平安和正直與我同行,使多人回頭離開罪孽。祭司的嘴裏當存知識,人也當由他口中尋求律法,因為他是萬軍之耶和華的使者。」(瑪拉基書1:12)
這是上帝透過先知瑪拉基向以色列人所講的,而其中這一小段是特別講到祭司(比較像是現在的牧師、傳道人)所說,也像是對我說的一樣。

當有一天我偏離了這些,希望有人可以告訴我。我的好友大鵬、冠群,我在台大所認識的工電資學生,當兵的同梯、其他的人,不管你是基督徒也好,不是也好。如果你發現我不再是那位熱情、真實、愛心、正直的人時,請告訴我,我知道要自私、自以為是、剛愎太容易,所以請告訴我,那是在包容與接納中對我的另一種愛。

Wednesday, July 19, 2006

I-20要來了

嗯~感謝主
Hi Steven,

Thank you for letting me know. My guess is that since Chris was out of the office, he wasn't able to inform us of the additional sponsor agreement letter.

Your I-20 will be sent via FedEx today. We'll be praying that your visa appointment goes well.

Felix

Monday, July 17, 2006

國家

下午突然想到一首歌,發現我的心開始變了。


國家

沒有國哪裡會有家, 是千古流傳的話,多少歷史的教訓証明失去國家多可怕。
炎黃子孫用血和汗, 把民族的根扎下,多少烈士獻出生命, 培育出自由的花。
國家, 國家, 我愛的大中華,四海之內的中國人永遠在青天白日下。

沒有國哪裡會有家, 是萬世不變的話,當你踏上別人的土地才知道更需要它。
在風雨中使我有信心, 就是我的國家,苦難中把我撫養長大, 也是我的國家。
國家, 國家, 我愛的大中華,四海之內的中國人永遠在青天白日下。


自己也覺得怪,但想到長達三年的日子,就是這首歌。

Sunday, July 16, 2006

國家

下午突然想到一首歌,發現我的心開始變了。


國家

沒有國哪裡會有家, 是千古流傳的話,多少歷史的教訓証明失去國家多可怕。
炎黃子孫用血和汗, 把民族的根扎下,多少烈士獻出生命, 培育出自由的花。
國家, 國家, 我愛的大中華,四海之內的中國人永遠在青天白日下。

沒有國哪裡會有家, 是萬世不變的話,當你踏上別人的土地才知道更需要它。
在風雨中使我有信心, 就是我的國家,苦難中把我撫養長大, 也是我的國家。
國家, 國家, 我愛的大中華,四海之內的中國人永遠在青天白日下。


自己也覺得怪,但想到長達三年的日子,就是這首歌。

機票來了,時間越來越近了

昨天從在旅行社的舅舅、舅媽手中接到機票,好像畢業那樣,直到拿到畢業証書才發現自己畢業了;又好像上場賽球,聽見觀眾的歡呼,你赫然發現比賽要開始了。

雖然我的 I-20 還沒有下來,但我相信上帝,正如這幾個月奇妙的帶領,祂的時間沒有錯誤。

八月二日晚上十點五十分,那是我與青穎飛往美國的飛機。

Friday, July 14, 2006

昨天一整天是老婆的生日

今年的三個重大日子都這樣子奇怪的過去了。

6/18 結婚紀念日,我要考托福,所以什麼也不能幹。
6/19 我生日,早上考托福,中午後去吃了下午茶直到晚上看了兩片DVD。
7/13 老婆生日,是個颱風天,原本的美麗華摩天輪計劃就泡湯了。

別人總是會問我結婚後有什麼特別的感覺或是適應,或是覺得最受不了彼此的點是什麼?今天早上起來,我感謝神,因為廿七前年的今天她出生了,才有今天我們的婚姻。有一次在坐公車時,原本想比賽玩說去對方的一百個優點,太難了,不過這是個好遊戲!

我愛她的承諾,即便在吵架時,我知道她真的是為了我好,而不是她自己。
我愛她的豐富情感,不只豐富了她自己,也徹底改變了我的生活。
我愛她的不按牌理出牌,所以我們才會有生活情趣與驚奇。
我愛她的溫柔,有時男人也是需要被人擁抱的。
我愛她的身高,抱起來剛剛好,我沒有辦法想像一個超過170的成為我太太?
我愛她的笑話,她覺得好笑的事我往往會聽超過五次,因她不斷地重述給別人聽,真可愛!
我愛她所做的菜,說真的我幾乎都沒吃過,很好吃又營養,有一種原創創意。
我愛她對走路的執著,除了健康,我們更多了許多講話的時間。
我愛她看漫畫看得慢,我可以在看漫畫後又慢慢欣賞她看漫畫的樣子。
我愛她的微笑,很深、很深地吸引我,百看不厭。

Thursday, July 13, 2006

房子找到了

一位在美國的朋友,其實根本沒見過面,這就是所謂的主內的弟兄姐妺關心。幫我們找到了房子,現在也租好了,感謝主。

到學校約6.2英哩,現在住的這一區有所謂的「第二三一宿舍」之稱,表示將來也會有很多同學住在這裡。

Sunday, July 9, 2006

地熱?


小時候記得去過北投一兩次,那個地方叫「地熱谷」,硫磺味很重,現在它已經是個規劃地很好的觀光景點。我對那裡的印像只有「煮蛋」和「不時小孩因被燙傷的哭叫聲」,什麼風
景我已經完全不記得了。

宜蘭的清水地熱很有趣,就那麼一塊小小的地方,就中心有個地熱,相鄰的水就是涼的,很妙!

Thursday, July 6, 2006

等待的托福成績與學校回應終於來了

考完托福是 6/19
查到成績是 6/26
直到今天 7/3 終於等到我要的回應了

Steven-
I received your TOEFL scores today and congratulations on your acceptance!
More information on your acceptance will come tomorrow so that you can get your I-20 processed and get your visa.

Sunday, July 2, 2006

家裡有網路了

樓上的鄰居分我們網路用,所以可以無線上網啦!
感謝神!剛好解決了我們這個月大量的網路需求。
(一人申請網路,分給樓上、樓下用還滿好的)

Tuesday, June 27, 2006

挫敗統計

印象中沒有什麼考不過的考試!但是每一個失敗對我而言都很重大!

機車駕照 -- 3 次 (1997)
汽車駕照 -- 2 次 (2001)
托福考試 -- 2 次 (2005-2006)

成績出來了

剛才打了越洋電話去問成績,第一次覺得 US$10 這麼有價值!

考到了,感謝上帝!分數不多也不少,就剛剛好是學校的門檻,雖然不過是個普通的237分,但對我而言,已經很不容易了。如果沒有半年前那次考試的大挫敗,大概就不會有今天的成績。

感謝上帝!
感謝老婆,妳總是為我打氣,在我身旁!
感謝每一位為我禱告的弟兄姊妹!
感謝每一通考試前一天打來關切與加油電話!
感謝考試前一天主日為我禱告的教會弟兄姊妹!(即便幾乎所有的人都不太認識我)
感謝每一通考試後打來的電話!

上帝太奇妙了,謝謝大家!

Friday, June 2, 2006

還有18天

快要考試了。考完了就是生日,要和太太出去走走散散心。

越念越發現之前自己為什麼考那麼爛!

不用功一定考不好,不用功果然沒藥救!

Saturday, May 20, 2006

有被愛的感覺-被人及被神愛

跟青穎的代禱信才發出去沒多久,就有許多人表達關心。大學團契學妹、學園一起受訓的同學、好朋友、教會傳道、軍中友人、學校社團的學生……有一種很被愛的感覺。

這一週真的經歷很多事。

##CONTINUE##
----- 分隔線 ----- 分隔線 ----- 分隔線 -----


5/10(三)
收到GCTS學校的官方委婉的拒絕。

5/11(四)
跟青穎大吵。兩中關係跌到谷底。

5/12(五)
被迫一定要快速思想到底怎麼了,我也問上帝,為什麼沒學校可念。發現第一個問題「敬虔」,向上帝認罪,覺得要好好過生活。

5/13(六)
平凡的日子,中午跟大鵬、品貝、冠群、鴻發、太太一起吃飯,聊到店裡都沒人了,心裡輕鬆許多。原本不打算回宜蘭,但一通電話我們就回去了。

5/14(日)
去花蓮懇親,程車時聽了一篇信息「面對需要醫治之處」,講到人的生命中往往有一種「否認」的態度,使得我們不能得醫治,而這種態度分為四個層次,我已經到第三層了;發現第二個問題,感覺快沒救了。但我決定要很認真地面對,突然有一種被拯救的感覺。我的力量回來了。

5/15(一)
被岳母大人叫去看醫生。回台北。

5/16(二)
我六點半起床。中午教學生靈修(暫且叫它一種基督徒的讀聖經方式),之前沒有想到要看哪一段聖經,突然想到約翰一書,裡面講到「我們若說自己無罪、便是自欺、真理不在我們心裡了。」我想到原來我過去的否認是「自欺」。

5/16(三)
七點到辦公時,收到學校TEDS的回信,它說我希望我重考托福,感覺希望又回來了。
我五點半起床。七點半跟學生小組,進度跟昨天那個小組一樣,我想到要看雅各書,裡面提到喜樂,我已經一整週都高興不起來了,但是裡面有很奇怪的一段,僅管那三個學生都覺得我聖經的看法解釋很好笑,但管他的,這就是上帝要跟我說的話,我可以喜樂就好了。「卑微的弟兄升高、就該喜樂。富足的降卑、也該如此.因為他必要過去、如同草上的花一樣。」我覺得整個人都好起來了。
我可以喜樂了。下午寄出的電子版代禱信,馬上收到回信,很被愛。

5/17(四)
青穎哭了約三十至一小時,女人的哭有很大的醫治力。但為了避免有把太太妖魔化感覺,我要說我們溝通了許多東西,我更明白要怎麼做一個好丈夫了。信件版代禱信也都寄出去了。
這天教會的傳道火速地打電話給我們,關心我們,並且一定要我們去找他們,也一起吃飯。下午去了南陽補習街,看了英文補習班,我終於面對英語了。也積極地想要解決現在的困境。

5/18(五)
早上一起床就有一首詩歌,我很高興地一直唱,不知道為什麼?原來奇妙的事要發生了。

當我受特殊試煉和痛苦時候,主耶穌就告訴我恩典夠用。
每當我灰心失望,完全無助的時候,主耶穌就告訴我恩典夠用。
信息進入我心中,聖靈在指引我,在百般試煉中當大喜樂。
因為祂已告訴我,祂的恩典夠我用,只要信祂的恩典是夠我用。

早上跟太太想了想未來這半年可能的計劃。剛才發現死都報不到的托福居然又可以報到了,更奇妙的是一開始是5/30有缺,火速騎車回家找護照號碼!但網站就是進不去,那個可考試的空缺是看得到吃不到。過了半小時,我再上網看(其實我過去是不會幹這種事的,我進步了!),居然跑出個6/19的缺,而且上帝讓我自己報到了(之前都是太太做的,所以我連報托福一定要護照號碼這檔事都不知道),好高與。我要好好考,衝英文。


----- 分隔線 ----- 分隔線 ----- 分隔線 -----


主的喜樂是我的力量

聖經說:「神使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我想就是這個意思與樣子,我也從相信變成親身經驗了。

Friday, May 19, 2006

尊榮父母-感念文


大四時跟一些團契同學們合辦了一個給父母親的聚會「尊榮父母聚會」。

聖經裡有一段話「當孝敬父母、使你的日子在耶和華你 神所賜你的地上、得以長久。」

那一次的聚會是我生平第一次在正式的場合,用言語當著我父母親的面前向他們說出我的感恩,還把這些感恩寫下來叫作「感念文」。

真的很好,我很少聽到甚至沒有聽過我的父母說「我愛你」,不論是對他們彼此或是對我及姊姊,不過那並不代表什麼,因為那就是我的父母,我不須要改變他們,何況我也發現他們正用他們獨特的方式表示他們的愛。大四以前的我也不知如何表達愛,除了對女朋友表示一些自己為是的膚淺愛情,對朋友、父母、姊姊等人皆是,但那一次的聚會我開始學習一些,感覺很好…真的!

最近學校團契的大四畢業生也要辦一次這樣的聚會,特別把那張護貝好送好父媽的感念文借來給他們看,順便想就拍照了。有圖有証據,也不怕別人笑,就放在照簿裡,成為美好的回憶!

開始在想,一些重要的日子,都該把它化作文字及照片,記錄下來。

Wednesday, May 17, 2006

敬歆與青穎的最新代禱信

最近洽逢巨變,寫了長達三頁的代禱信。
裡面有我與青穎的近況,而且是全彩的喔!
代禱信內容請按這裡 (開啟或右鍵另存新檔)

母親節回宜蘭... 第一次去軍中懇親及看西醫

母親節前一天回了宜蘭,結果當天早上四點就起床了,為要趕在七點半時準時到新兵訓練中心去看青穎的大弟。他是五月二日入伍的,其實下一週十九號就要放假了,但是台灣人嘛!你也可以了解,當兵是大事,所以當然要去湊湊熱鬧。

從七點半到下午二點都待在那無聊的營區,吃啊吃啊!這就是懇親,除了心情與好奇其他全是無意義的事。感謝「這不是肯德雞」的廣告。不然中午真不知要吃些什麼?也看到其他桌的人吃肯德雞,它塑造了一種去看阿兵哥就要吃肯德雞的感覺。

我的母親節就這樣過去了。

第二天岳母大人帶我去看西醫,看西醫沒什麼了不起,為了我這個涕如雨下的鼻子看西醫倒是第一次!哇塞!醫生塞了好長的綿花棒到我的兩個鼻孔,太恐怖了,我都很怕從此以後我的七孔就全通了,東西跑來跑去。(宜蘭看醫生只要130元,比家樓下的小診所收200便宜多了)

這幾天都有吃藥,果然有比較好,但是如果要吃一輩子的藥或是用雷射在我的鼻子裡燒個人麼東東,那我想我會比較傾向繼續用衛生紙。

流啊流啊流,流啊流啊流,流啊流啊流!

Wednesday, May 3, 2006

希望越來越小了

今天接到一間學校的通知,就是內人之前拿到許可的那間。
admission officer 很清楚地告訴我一定要把托福搞定,不過我好像沒有時間了

嗯~~ 這是一種說不出來的心情,看來就剩下另一間了。

Saturday, April 29, 2006

有沒有學校念呢?

昨天晚上岳父大人打來關切一下,他真實的關心真令人感動。

到目前為止真的不能做什麼了,只能不斷地向上帝禱告。

我相信上帝,有一個美好的帶領。

Friday, April 28, 2006

花花胸章續篇

感謝上帝,目前只剩下「埃及」這個了。
不過奸詐的7-11又推了什麼七個台灣版。

看來,商人不斷鼓勵一種搜集的欲望,只是該停止了,再見了台灣版,我不再搜集你了,請不要再來吸引我了。我只吃了三個卸便當,但我不想再吃下去了。

7-11,遠離我吧。

好消息,內人申請學校上了

申請了兩間,有一間己經回覆了。

不過呢?至今我的還是沒有下文…

迫切禱告中

Thursday, April 20, 2006

花花胸章

花了二週的時間,經過許多朋友和學生的幫忙。
我與內人的花花胸章已經進行到剩下10個了吧!

我們二人如同稅吏一般到處搜刮民脂民膏,快了!快了!

搜集快要成功,大家起努力。

Tuesday, April 11, 2006

(壹) 一個人的異象

一個人的異象是什麼呢?
是 Purpose of life;
是一個人存在的價值;
是有天當我們回顧自己的一生時,可以清楚地知道沒有白活;
是上帝創造一個人時,為他量身定作好,最合適他的;
是可以推動人不斷地向前的;
如同 Mel Gibson 在英雄本色(Braveheart)中的最後一句 Freedom;
如同漫畫中魯夫的一生的目標「海賊王」;
如同金恩博士的演說 "I Have A Dream";

我的異象是什麼呢?
我想看到上帝活生生地活在每個人生命中,聖經的話語在人的生活中成為真實可靠的幫助,當人改變時,生活就改變了,社會也改變了。人們不必等待死後上天堂,因為現在就是了。

這樣子的異象,使我不念研究所;使我成為傳道人。
當社會沒有任何可靠時,大部份的人選擇最可掌握的的金錢,我選擇上帝。我相信裡面有唯一的真理。

Saturday, April 1, 2006

(零) 寫在前面

本週三跟學生們一起開會,發現時間到了,有些事情應該說了。主題就訂成「出國之路」好了。在大學一直搞不懂,為什麼有些出了社會之後一直換工作呢?那時的我似乎觀念跟老舊日本人是一樣的,一做就做到老、做到死。但現在比較能夠明白了,原因人人不同,但最起碼不再有先入為主的觀念了。

※※※ 以高中英文課本的詩作開始 --- 謝謝的高中英文老師Ms趙,雖然我的英文一直不好 ※※※
Two roads diverged in a wood,
and I took the one less traveled by,
And that has made all the difference.

※※※ 人生的階段雖不一定都清楚,但要確定 ※※※

我很清地知道,我不能去念研究所,因為我害怕我在這個文憑的世界裡打轉,我最後會迷失了自己,也無法真實地踏往上帝叫我走的那條路。當兵的兩年真的很讚!不是因為輕鬆,而是認識了一些重要的人,重要的朋友。退伍後如願成為「學園傳道會」的全職傳道人,不是牧師更不是神父,簡單的來說,工作內容就是在學樣裡跑來跑去,幫助基督徒更加地認識上帝、幫助沒聽過耶穌的聽聽看、及其附屬衍伸。熱情是不足以維持的,還需要許許多多的東西。有一天我發現自己的經驗與能力越來越有限,離我個人的理想(基督徒的術語叫作異象)實在太遠,如果要繼續前行,那就必須轉變了...
也開始了我的出國之路。


Tuesday, March 7, 2006

我到底在做什麼?

對於那些認識我的基督徒和非基督徒而言,這個問題是一樣的,只是有兩個面向的意涵?

A.(基督徒) 最近的工作(服事)有沒有什麼進展?不同啊?
B.(非基督徒) 你的工作內容到底是什麼啊?

其實答案都是一樣的:

﹣﹣﹣﹣幫助人認識信仰﹣﹣﹣﹣

活動的內容或許會不同,但目標是相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