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November 19, 2006

一些想法與回憶

二年前偶然參加了一個成長小組,組長是個很專業的諮商心理師,漸漸地自己好像被搞迷糊了,因為不曉得怎樣才是一個健康的人?好像每個人都會有一段過去,不願意被打開、或者是傷害、或者是負面的,有一次我問組長:「難道沒有人是健康的嗎?有沒有可能有一個沒有什麼傷害在他心裡?」我不記得回答了,答案好像是:「可能有的」

生命歷程作業重新提起了那不開的壺,我又開始問這個問題了!有個問題對我而言是很重要的:「What do I fight for?」如果一個海賊不是為了成為海賊王,那麼他不過是日復一日地在海上漂流,等待著死亡。如果成為牧師只是一個看似神聖、有呼召的工作,那也不過是自我欺騙。

##CONTINUE##聖經路加福音14章25-33節提到追隨耶穌,成為一個門徒的三個代價:愛祂超過一切、背起自己的十字架、撇下一切所有的。這是要計算的,不能只憑衝動與感動,那個門徒要知道,他在做什麼?

去年我跟青穎說,我需要一個戰場,一個可以戰死的地方。我不知道我是龍?是虎?是鷹?是犬?我只知道我不想被關籠子裡﹣I need a battlefield,結果上帝就給了我一個戰場﹣台大事工負責人。如果沒有踏上戰場,我永遠不知道我要什麼;如果沒有為了夢想跟執著冒險,那麼一切都會在空談裡;如果沒有勇敢地負責與作決定,那麼就還不能算是一個男人。一年後我離開了那個戰場,有很多原因,其中有一個是:我看到極限了,也看到了結果了。極限是我做不到,結果是我敗了;即便這一年我沒有敗,未來幾年我也會敗,對於失敗我有我自己的定義,在那個定義裡我敗了。

我清楚地知道戰場不只是拼經驗、拼時間,這些的前題是個“質”,運動員的質就是體能,所以Michael Jordan、球王比利、有一天王建民都會下來,傳道人的質是什麼?是「神」。沒有了這個什麼「生命」、「品格」、「事工成效」都是枉然,沒有了神,生命可以任人定義、品格靠論語孟子即可、事工成效更是寫在紙上。

我從戰場上退了下了,感受到我越來越接近那個點,那個可以真正令我戰鬥的異象,還差一點。

「我只有一件 事,就是忘記背後,努力面前的,向著標竿直跑,要得神在基督耶穌裡從上面召我來得的獎賞。」(聖經腓立比書3章13-14節)

「英雄」對我而言是部很棒的電影,意境及場景都好美、敘事手法也好,比那個得獎的「臥虎藏龍」好太多了,它把秦王作了另一種詮釋,秦王與刺客亭長的對話中,秦王驚訝地發現那個知己,知道他為什麼要統一天下的人竟是刺客「殘劍」,滿朝文武百官都認為他暴、他嚴,卻沒有人了解他的背後,被人了解了,是美。而刺客亭長至終也沒有下手,選擇步出大殿,等待那必然的結果,千萬飛箭,是美。

被人了解與知道生命為何結束,皆美。

生命歷程作業讓我發現了一個從來沒想過的事,就是「連結」。我從小到大都住得離學校很遠,直到工作時,是我第一次出門到目的地只是五分鐘。我沒有那種跟同學在路上打打鬧鬧的經驗,沒有那種同學電話來便跑出去的經驗,或許城巿的孩子皆是如此,這似乎形塑了一種抽離。我小學畢業沒有跟任何的同學有連繫,跑去念了延平,是一種抽離。要升大學時,我是全班唯一推甄的,四月不到我就放假了,再也不用去學校,少了那最後的兩三個月,又是一種抽離。無法被人了解,無法被人深入地了解,是一種痛苦。

跟家人的關係似乎也是,似乎沒有人知道我在想什麼。我需要學習讓別人了解我,更甚於了解我做的事。

認識我的人應該都可以發現,我是可以一起工作的,在工作的態度上我是值得信賴的;但是生活,我就好像是個無聊的人,我缺少了「自然連結」的能力。這是我最弱的一部份,也是我想培養的一部份,我並不討厭現在的自己,也不抱怨任何的過去,因為我知道那些美好的部份塑造了現在的我,缺一不可,我也相信神沒有失誤,也沒有錯誤,這些都是好的。只不過,現在是開始建造另一部份的時候了。

如今來到三一,又是一種抽離。畢業後回到台灣,想必也是。想不透為什麼會這樣?也不用想。

夜深了,我要回到床上,禱告睡覺。

身旁躺著是神所賜給我最好的禮物,當夫妻相擁時,是一種確定、真實、滿足的擁有感,是我在作業裡描述的那種左手右手彼此獨立又相屬的合一,那是神的禮物。

明天,又是一個新的一天!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