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anuary 29, 2011

小兒子遇見大兒子

波波跟著媽媽從月子中心回家了。而這又是另一個新的開始。

胖丁很開心的迎接媽媽和爸爸,畢竟從 1/10 開始我們就沒有回家睡過覺了。胖丁很特別,我發現他最主要是確定爸爸媽媽「在家」,但並不一樣是要爸爸媽媽陪他玩。突然間,他發現家裡的房間變成「舅舅的房間」、「小丁的房間」、和「波波的房間」。因此決定常常跑來波波的房間,因為媽媽好像總是在這裡。


胖丁很喜歡弟弟,我教他不可以摸頭,只能摸手或親親,他就很乖地照做。目前正在適應過去的東西居然開始不是他的,而是他與波波的。所以他決定要和波波一起,兩個人一起擠在這個方毯子上,弟弟睡他的,哥哥我玩我的。

波波也正在適應家裡,突然有個說話超大聲的哥哥,會大叫「波波」,所以有時候會被嚇到。基本上無行為能力者對於這種哥哥也不能怎樣,但看起來他好像滿開心的,最起碼有時會對哥哥笑一笑。

睡覺不太適應,可以自己睡著,但不安穩,有時睡一睡就會起來哭,不時發出一些依依啊啊啍啍呀呀鼓鼓扣扣﹝以上為狀聲詞,請自行配音﹞的聲音,所以常起來看他。 波波超會吐奶和大便,所以我們在想:「到底是吐奶重要?還是大便重要?」常常吃到一半大便,換便便到一半吐奶,這可怎麼辦才好呢?最後決定,繼續吃、給他大、幫他換、注意吐。

過年,可以一家團圓,真好。 ^_^

Saturday, January 22, 2011

波波 Day 11 - Sweet Home

8:00 爸爸我一如往常至教會報到

9:45 太太打電話來:「醫院說波波可以出院了!」

11:15 夫妻二人和小姨子的先生﹝這個稱謂一直查不到,有人知道麻煩告訴我好嗎﹞走進醫院,批了價和從護士那裡得知一些注意事項就回家了。
      特別要感謝健保,月子中心掃地的五旬阿姨,說她有一個小女兒早產,當時因為沒健保,沒錢住保溫箱,他們就這樣把孩子帶回家養了。結果~孩子活了下來。現在的健保,全額給付波波的住院費用,只花了 1900 付一些自費檢查的項目就出院了,健保幫我們付了快十萬元的醫療費。

13:30 開始在月子中心的餵奶,先拍痰再吃東西,波波仍然吃一邊就飽了,我想他的小肚子還要再適應一陣子。
孩子終於回到身邊了! 

16:00 鵬哥一家來看我們,以後可以一起奮鬥了。

23:00 今天一直在想要怎麼照顧波波!月子中心的育嬰室是採需求式餵奶,跟我們的方法不同。但是現階段仍有把波波給專業護士多多照護的重要性,所以有點難決定!最近流感肆虐,有幾位友人也感染了,明天又有許多家人來訪,看來要強力執行洗手、載口罩、與謝絕訪客的政策了。
爸媽不可以生病,波波吸呼道脆弱更是。

感謝主!謝謝大家的關心與代禱。

榮耀歸我們的救主耶穌基督,祂是醫治的神!



謝謝收看

Friday, January 21, 2011

波波 Day 10 - 母奶還是媽媽直接餵才好喝

7:00 今天是個忙碌的一天,早點起床就預備出門了。雖然說坐月子要吃得特殊,但是我們今天還是享用了麥當勞早餐,作為一種休息。我想,我實是在太寵愛太太了。

9:30 小姨和她先生又來支援了,補我爸爸不在的空缺,真謝謝他們。

10:00 今天的第一場聚會。

11:00 早上由阿嬤代責去看,其實阿嬤早就想去了,只是因為要顧胖丁,所以去的機會較少。

12:30 爸爸我吃了一頓很好的飯,很新鮮的海鮮。吃得實在太飽了,吃到 2:00 直奔下一個聚會,好像快吐了。嗯~好東西也不可以吃太多。

12:40 看到太太傳來的短訊,醫院說可以去餵母奶了。

14:00-16:30 我在教會聚會,太太至醫院回診兼餵奶。
波波可能餵太久了,所以很會吸。護士說腎有一個指數正常值是 15 以下,波波是 19,要再追踪。

20:00 又趕回醫院,帶了新的尿布,最近因為流感較嚴重,很明顯地醫院的人潮也多了起來。我們很儘甚地帶著口罩,希望沒有一個人被傳染。今晚會在醫院待久一點,護士要教我們怎麼拍痰,拍完痰太太就順便再餵波波。
黃膽值已經降到 11.4,護士覺得應讓快要可以出院了!
23:00 累~

禱告:
1. 可以快快出院
2. 心臟和腎臟的後續追綜都可以不藥而癒

Thursday, January 20, 2011

波波 Day 9 - 小身體努力地練習呼吸

11:00 快速地走進病房,赫然發現身上的管子與線都拔掉了,只剩下點滴。因為狀況良好,所以不需要再監測心跳和呼吸了。波波在睡,臉部表情很多,還會笑。大多時的時間小嘴巴都不停地在動,吸吮的嘴不斷地討奶,目前喝到 25cc 了。也跟護士問清楚了,波波並不是邊吸邊咳,而是吃飽後才咳。
氧氣箱拿走了,現在每口呼吸都波波自己在練習,在適應。奶喝到 20cc,每次喝飽因為肚子脹大,肺不適應所以會咳嗽。血液的細菌培養終於出來,很正常。

19:30 送胖丁回家時,他很乖地跟爸爸媽媽說再見,他回家時總是很乖,讓我們沒有壓力,也很欣慰,當然也很不捨,即使我們知道這是必經的過程。

20:00 一進來報到,護士就告我們他今天很乖。看到隔壁床一位 12 日出生小孩子出院,好希望波波也可以快出院,讓我們可以好好抱他。波波的睡中仍不斷地有吸吮的反應,小嘴巴一直不停地動,很餓吧!孩子。明天爸爸比較忙,「可能無法來看他」,我請他要記得乖一點。原本應該繼續 25cc 的,但是因為他好像餓到太激動了,所以只好加到 30cc,想不到居然還可以適應。
波波吃到 30cc,黃膽降得比較慢,至今指數仍為 14.4,需要降到 12 才可以停止照燈。

22:30 睡覺前媽媽說看到自己的孩子,真的會有想要再生的衝動。但是剖了二次了,還是不要好了。突然媽媽轉過來,對我下結紮令,今晚結束。

禱告:
1. 波波的黃膽值可以順利降下。
2. 肺部功能可以持續加強。
3. 感謝主血液的細菌培養沒有任何問題,敗血症的疑慮除去了。

Wednesday, January 19, 2011

波波 Day 8 - 再見!加護病房

11:00 迫不及待地走進加護病房,察看波波的進步狀況。他又在睡了,不知為什麼,看到他在睡覺令我們十分地開心,靜靜地在一旁一直看他,觀察他睡覺中的心跳,看看他的小手與小腳、看看他到底長得像誰。突然間想到胖丁是趴著睡,但是波波因為肺的狀況,可能需要仰睡,媽媽開始擔心以後會不會是個大扁頭,我說這無所謂,她說:「這很重要!」,大概只有扁頭的人才了解這種痛苦吧?
可以喝 20cc 的奶,但是喝得時候仍會咳。主治醫師說下午可能會把波波移出加護病房,送至中重病房。因為皮膚太乾了,所以買了罐乳液給他。

12:30 要多回教會了,因為波波地狀況也比較能放心地工作了。

17:00 胖丁又到了每天最開心的「找媽媽」時間。他今天決定從月子中心的大廳就一直太叫「媽媽!媽媽!」,就這樣叫著進電梯,也叫著出電梯,直到看見媽媽。躺在床上看著他的巧虎,媽媽告訴我說胖丁的腳弓很明顯,不會讓爸爸一樣是扁平足,所以我開始擔心波波會不會是扁平足了!「這很重要」,我說。

20:00 一走進加護病房登記,護士便宣佈了「已經換到中重囉!」的好消息。中重果然孩子多了很多,找到了波波,又在睡,睡得比早上更好了,心跳脈博也比早晨更穩了。開心地在那看他,連護士小姐一直沒時間過來報告波波的消息也不在意了。非常認真地研究他的髮線:胖丁是淺長稀疏髮,波波是黑短濃密髮,但是兩人的髮線都很像我,屬於往前直衝型。「太太在這方面的基因太弱了」
依然是 20cc 的奶,但是咳的狀況好像有好轉,吃飽時肚子較大,所以會比較喘,這是暫時不加奶量的原因。黃膽燈仍要照,直到指數降至 12 以下。

21:00 「以後家裡會有三個髮型相同的男人!」,在回程的路上媽媽笑著對我說。

禱告
1. 肺功能可以持續進步,直到喝奶時不喘也不咳,沒有任何後遺症。
2. 允晞可以會吸吮。若媽媽可以進醫院餵他時,一切都會很順利。

Monday, January 17, 2011

波波 Day 7 - 可以進食啦!

7:00 從波波出生來,昨晚睡得最好,感謝主!

9:00 早上非常地跟去辦出生登記,結果需要回到父母的戶籍地-台北。啊~~~~~不是都電腦化了嗎?

11:00 看到波波的鼻子沒有管子,真的好開心。但他的頭不願恴待在箱子裡,總是不時自己滑出來,護士三不五時就需要把他推回去,但是又不敢一直弄,因為他很容易醒。護士還偷告訴我們,波波只喜歡睡左邊,跟加護病房其他孩子不一樣。醫生說如果恢復且能喝 40-50cc 的奶時就應該可以出院了。
今天早晨鼻管就拿掉了,現在使用一個不知名的箱子在呼吸。有時在正常每分40-60下,有時會喘上來,但一切正常。應該不會再照X光片。今天下午應會開始進食,餵母乳。

12:00 台中到處都在賣炒麵配綜合湯。中午喝到久違的豬腸綜合湯,裡面大、小、脆、粉..什麼場都有,十分地滿足。開心地睡午覺。

17:00 胖丁又開心地來找媽媽了,今天把電腦接到月子中心的32吋電視,胖丁開心地看了巧虎。以後會有小孩子不知道巧虎嗎?

20:00 整個探視時間波波都在睡,這是第一次。看到一個呼吸困難的孩子可以睡得這麼好真很感。知道他已經開始進食真的很開心。因為來加護病房太多之了,所以跟隔壁床父親聊了一下,他說他都不敢把他太太帶來,所以很訝異太太每次都來看波波,他也拿出口袋的母乳,告訴我們他太太擠乳都擠不出來,我們才發現我們的奶水算是很多的;不過今晚他的孩子被移回中重病房了,真恭喜他,現在加護病房的初生嬰兒就剩波波了。
下午先喝了一些水,然後六點喝了 10cc 的奶,但會咳嗽,所以花了一些時間。還是有一些黃膽,需要再照燈。

23:00 很開心!很喜樂!雖然,還是好累。要睡了~

禱告:
1. 波波在氧氣箱的呼吸可以穩定在 40-60。肺的每一個肺泡可以有好的運作。
2. 肺痰的細菌可以都被抗生素及免疫系殺死,留在肺裡的痰也都可以咳出來。
3. 奶可以越喝越多,咳嗽的狀況可以改善。

波波 Day 6 - 拔管囉!美好的主日

9:00 發現今自己仍在一片忙碌中,教會有位弟兄好心地幫我整理領帶,才發現我居然連皮帶都少穿一個~~~

9:45 胖丁來教會了,聽說昨晚他半夜起來哭,大喊「媽~媽~,回~家!」。今天趕快安排他去月子中心跟媽媽睡一下。

11:00 在教會崇拜,所以晚下再去看波波。

14:00 胖丁跟媽媽睡,躺在床上一直現,不肯好好睡,媽媽只好跟他說;「你如果再不安靜就要自已去睡沙發。」
      「好」,胖丁回答。然後自己走下床,趴在沙發上,然後~就睡覺了。
      他什麼時候我這種成熟度了??

19:55 醫院的電梯實在是太慢了,只好走樓梯上七樓。我發現我的腿更緊實了。

20:00 週日的台中港路特別塞,好在沒遲到。迫不及待地走進加護病房,發現波波已經拔管了,護士再度打小報告,說他睡著時很乖,但只要一醒,尿布一溼,就會發脾氣大鬧,總之就是個非常敏感的孩子。已經被第3還或第4個護士投訴了,
拔管了!昨天晚上我們走後沒多久就拔了。移除了呼吸器,目前靠鼻管來呼吸,O2=30%,看起來很不錯,雖然照黃膽燈,但是依然面色紅潤。

20:50 跟一位可以充分了解我情緒的傳道人通電話,打氣!

21:30 擠母乳越來越進入狀況,奶量穩定,就等兒子出院了。

禱告:
1. 肺部的功能可以持續進步。
2. 每日血液中的氧濃度可以在正常值,二氧化碳濃度可以降低。 

Sunday, January 16, 2011

波波 Day 5 - 快拔管了

1:00 & 5:00 & 8:00 起床擠奶。最後一因為奶瓶還沒消毒好,所以只好把奶自已喝掉。母乳其實不難喝,但總覺得在喝之前需要心理建設一下。昨天也拿了一些母乳給胖丁喝,他才喝一口就轉過來問:「爸爸,這是什麼?」回答正確答案後,問他要不要再喝一口,兒子留下一貫的潚洒回答:「不要」,然後人就走了。
10:00 月子中心的月子餐真的比較好吃,醫院的實在不行。

11:30 今天媽媽跟岳母看到傳說中的「波波生氣」,可能是插管不舒服,又想吃東西,所以整個人如同海軍陸戰隊的搶背,把腰拱起來,用力地哭,身體些微黃膽的黃色頓時轉為紅色。2張X光片的比較好像有進步,為什麼我是辦色力弱呢?很辛苦地看著有什麼不同。
醫生說可以準備提早拔管了,或許明天就可以開始用鼻管。跟醫生一起看X光片,肺部的狀況好多了。黃膽出來的,所以也同時在照燈了。
16:00 胖丁來看媽媽,每次來他都很開心。我們也盡量去教導胖丁家中已經多一個新成員了,感謝主,他很乖!都開開心地來找媽媽,也開開心心地跟阿公阿嬤回家睡覺。

20:00 今天隔壁床的父母沒來,所以只剩下我們、波波在新生兒加護病裡,當然還有忙碌的護士們。遠處一直傳來小孩的哭鬧,因為一次只能兩個人探視,所以孩子(應該是個有意識的幼稚園孩童)一直哭著要爸爸抱、媽媽陪,以及阿嬤。感謝上帝,波波因為還小,沒有這種感覺,所以少了一種痛苦。屬於我們與波波的寧靜時間很短,但很滿足,他睡得很好,只是不時開嘴有一種作嘔的感覺,因為兩支管子和乾燥的空氣讓他十分不舒服。護士告訴我們他很敏感,有一點大便或是小便就一定會反應,該不會是有潔癖,這絕對是從他老媽那裡來的習慣。走之提醒他明天是主日,要作禮拜耶穌,所以明晚才會來看他,請他放心。我們為他禱告,宣告他離開 ICU 後就再也不用住回來,而爸媽、天父上帝和家人的愛會讓他有安全感。
還沒有拔管,因為照燈所以皮膚沒有早晨那麼黃,護士說最快今晚可以拔管。
22:00 月子中的水很強,又很熱,在想要不要讓全家都來這裡洗嗓?

禱告
1. 拔管一切順利,波波的肺可以快速地適應鼻管。每一個肺泡都活了起來。
2. 心臟在下一次超音波前所以有的症狀都不藥而瘉。
3. 肺部的痰可以持續排出,細菌都消失。

Saturday, January 15, 2011

波波 Day 4 - 氧氣濃度 21%

5:00 跟太太幾乎同時從夢中驚醒,原本2小時前就要起來擠奶的
8:00 醫生來了,可以出院了!
8:10 遇到一位比昨晚技術還要高超的護士,看起來年輕卻已經40歲手擠奶高中,謝謝她的協助與評估,讓我們沒有那麼沮喪。

11:00 看波波的時間到了。一直照顧我們實習護士(我個人稱他的瘋瘋天姐),說她也想看波波,問我們願不願意帶她進去?所以她也跑去看波波了。
氧氣調回到與一般相同的21%,好事。血夜的細菌培養要7天,所以還有得等,但目前為止細菌室裡沒有什麼發現。昨天心臟超音波,主治醫師血管有個小瘤,目前沒有大礙,住院醫師說,應於2天內關好的心導管還有個小縫,目前也是小事,會繼續追踪。

12:30 準備出院時,有兩個小護士跑進來,除了官方交待之事,也問我們為什麼要跑去美國生孩子?及這胎為什麼留在台灣生?真有趣,花了一些時間解釋我們只是讀書湊巧生孩子而以,不是特別跑出生,看來美國對許多人而言仍一個值得追夢的國家。還一直叫我們加她的facebook,搞得我也不知道到底要不要加。

14:00 到了月子中心,太太終於有個地方可以好好休息了,只不過孩子不在身旁。櫃台說孩子還沒來,每天可以再便宜500元,嗯~這該高興嗎?

16:00 小丁堅持要到作月子中心看媽媽,所以就把他帶來了,久為的3人小家庭時間。
17:00 一位傳道人也是之前的同事化作天使送補給品來了。幫我們買了奶瓶、母乳袋...等波波住院期間的相關用品。她及其先生跟我們差不多大,人非常溫和與善良,從我們到台中起就對我們照顧有佳,非常謝謝她的愛與協助。這個傳道人與她的門徒走時院了禱告,還唱了首催淚詩歌;第一次有這種被探訪的感覺。

20:00 這次去看他時波波在睡覺,我們靜靜地看著他。想偷摸他卻怕把他吵醒,只能摸著保溫箱為他禱告。看著他睡覺的臉,我只能睜大眼睛用力地看他,想把他的模樣印在腦裡,並把那記憶的畫除去管子。我努力地記,希望波波的臉可以停到下一次的訪客間。
      我偷偷地用手機拍了張波波的臉,在回家的路上拿給太太看,但實在太痛苦了,還是別看好了。腦中有我用力記下的波波就夠了。
護士說拍痰的過程中還是有黃色的痰,細菌還在。下午的肺部X光片顯示,肺的下半部還髒髒的,比起第一天的全肺狀態,這是十足地進步。明天起可能會把呼吸器調成被動模式,等波波自已不太適應時才介入幫助。

22:00 天使送來的擠奶器很好用,太太乳腺也很通,第一次擠得這麼開心,感謝主。

禱告:
1. 波波不會有敗血症
2. 下週一可以順利拔管,移除呼吸器
3. 心臟的問題在下次追踪時都自動痊癒,不論是小瘤或是導管。
4. 肺泡當細菌、水和痰都排除後,可以馬上恢復功用

God can turn for our family the mourning into dancing; He will loose our sackcloth and clothe us with gladness(Psalm 30:11)

Friday, January 14, 2011

波波 Day 3 - 會哭和小生氣囉!小傢伙

6:15 起床!這是第四次擠奶了,奶水有越來越多的驅勢,就等著波波好起來喝了。
6:45 媽媽又睡覺了,希望今天早上可以排氣,然後就可以進食了
8:00 護士交班巡房大隊又來了,雖然實習護士的技巧與知識都十分生疏,但是他們帶來的朝氣與活力是無法相比的。
8:50 病房電話響了!心直覺地跳了一下,因為ICU會主動打來的都不會是好消息,好在~~他打錯了。
11:30 阿公、阿麻、阿姨、舅舅、還有也兩個教會媽媽也都來看波波。
      O2從再降到25%,呼吸器維持在主動式,護士說波波今天開始會大哭,活動力有增加。
12:00 媽媽排氣了!終於可以吃東西了 ^_^

12:00-18:00 新挑戰:擠母乳
      雖然波波還不能吃任何東西,但是我們需要不斷地擠母乳作預備。媽媽的初乳已經過了,現在是正式的乳汁了,但是從來沒擠過的我們完全是生手,一點也擠不出來。
      而我則回家陪胖丁吃中餐和睡午覺,再趕回教會上基要真理班。

20:30 非常喜歡晚上的訪客時間,可以在裡面待滿半小時。護士說波波如果生氣會把背拱起來,很需要安撫。我們今天花了許多時間摸他的頭與小腳,他很喜歡,會從不舒服(還是哭?)的表情漸漸地緩和,然後睡著。我們一手輕輕地撫著他的頭,另一手有規律地拍著他的小身體,兩個部位都只比巴掌大一點;奢侈地享這段時間的接觸,或許時間可以停下來,能看他好好睡一場。一直告訴波波他並不是一個人,爸爸媽媽每天都會來,我想,他有聽見。
      護士還是持續地幫他拍痰,抽出來的痰仍是黄色的,明天會作細菌陪養,心臟超音波作好了,明天主治醫生會跟我們解釋。明天應會作腎臟超音波。

9:00 擠母乳。有一位非常有經驗技巧超高的護士協助我們,有些突破。要開始我們的每2-3小時的擠母乳生活了。

update: 關於哭這件事
      每次去看波波,都會哭。當我在半夜裡獨自一人走進病房,看到保溫箱的他,眼淚就流了出了。走回病房跟媽媽報告這個消息,那種不捨正式決堤,號淘大哭!與其說是害怕,更多是「不捨」。所以我在禱告時,都會忍不住連隔壁床的孩子一同禱告進去,他們都是父母心頭肉。
      我的哭中有害怕嗎?有~但不多。我相信我的神可以醫治他。

Fear not, stand firm, and see the salvation of the LORD, which he will work for our whole family today. (Exod 14:13)

Wednesday, January 12, 2011

波波 Day 2

9:15 跟波波的主治醫生談完話。目前的狀況是肺仍有積水、發炎、氣喘的狀況仍在。
     波波前幾小時的鼻管送氧沒什麼效果,所以要插管了。
9:30 我、太太、小姨子... 禱告中
11:00 又看到波波了。因為插管的關係,呼吸比剛送來時好很多,明顯地進步,那種喘到看到肋骨下圍的狀況減少了許多,醫生很清楚說到肺裡還有水、發炎、痰很多。主治蘇醫生是個女的,很貼心地再重覆了病情。
      想幫他照相,但這種痛苦的畫面還是留在我的腦裡好了。
      摸著他,為禱告。宣告他的身體要恢復!
      He will be fine!
11:30 這間醫院的電梯系統到底是誰設計的??吼~~~~~
12:00 回家看到胖丁,他很開心地吃飯、玩、跟我睡午覺。帶他為媽媽和波波禱告後才睡
17:00 胖丁來醫院看媽媽,很開心,單人病房我想是值得的。胖丁也很乖地跟阿麻和阿姨回家

update 媽媽
      媽媽已經可以下床了,雖然還是很痛,但是宮縮的痛與傷口的痛都大有改善。今天下午睡得很好,雖然還是很累。偷偷喝水讓嘴巴舒服很多。寫到這裡時是18:53,媽媽又睡了,求主快快恢復她的身體,這48小時的事太多了(吐、一直吐、邊生邊吐、痛、很痛地餵奶但孩子不吃、睡不好、孩子被送走、整夜睡不好...),感謝主她現在看起來好多了。

update myself:
      Extremely tired. Interestingly, I read Andre Agassi's 500 pages autobiography in 7 hrs while taking care of Eltice's vomiting and waiting outside the surgery room. I recommend it. How about the downside? Flashing a glance of Zac makes my heart ache. Writing strengthens my vitality and spirit. Running to 7-11 for updating information gives me little break. What I have to do is to take care of myself very well and be ready. "Stand firm," I talk to myself.

20:30 晚上的加護病房訪客較少,可以安靜地陪波波20分鐘,專注地看著他的小身體,跟太太手牽手為他禱告,以禱告的能力把病跟副作用一個個趕跑。他的呼吸有進步,比早上又更好了一點。小身體看起來仍很健康。波波的毛髮明顯像我,髮色黑,體毛多,連眉毛都看得到。腳指維持兄弟倆的長腳指系統,看來是跑不快了,反正我們家沒人跑得快。可能又多洗了一次澡,更白淨了。
      護士報告:O2從48%降到35%,有進步,目標是把插管的呼器漸漸停掉,以回覆肺的功能。抽出的痰是黏稠且黃色的,要繼續拍痰。
    
I'll Stand firm (Ephe 6:13)
The work of God could be seen in Zac (John 9:3)

感謝每個問候電話!雖然大部份我都沒接到。
謝謝每個代禱支持。

波波 Day 2

9:15 跟波波的主治醫生談完話。目前的狀況是肺仍有積水、發炎、氣喘的狀況仍在。
     波波前幾小時的鼻管送氧沒什麼效果,所以要插管了。
9:30 我、太太、小姨子... 禱告中

波波 Day 1c

Day 1 continued

1:30 看到波波,在一個小箱子裡。醫生說他一直在喘,這是他一直無法吃東西的原因。詳細原因待查。
  (我哭了,被關在小箱子裡好可憐!)
(想到實習時一位教會弟兄的兒子,才發現當時我的同理不過是萬分之一)
2:42 電話響了,夜裡的電話總不是好事。醫生說血中氧量明顯不足,X光片顯示肺還有許多水。最理想的結果便是因為沒經產道所以肺中仍有大量羊水,過幾天就好了。其它的報告還在等待中。
總之,要幫波波直接把氧氣送到肺裡。所以從現在起波波歸加護病房管了,按程序,我也接到了一張,病危通知。
7:15 起床,太安靜了,我寧可要一個不斷起來餵奶的夜晚。

Zac, he will be fine.

波波 Day 1

波波取自韓文「親親」的發音,全名是韓允晞(曦太難寫了),基本上跟哥哥的晨一樣都是日光,光明之意。媽媽很早就決定他要叫 Zac (YHWH remembers)

神一定會記得我們


1/10 晚上留下媽媽一個人在醫院,準備明天剖腹。

1/11
2:30 媽媽開始吐,也拉了一次肚子
3:00 第一通電話:missed call
3:30 第二通電話:只睡不到3小時卻奇蹟似地被震醒,飛至醫院
4:00 抵醫院
4:00-6:30 打了肌肉注射的止吐藥,卻止不了吐。膽汁原來這麼地金黃。吐到十雙手指數不完。
7:00 筋疲力竭,想說是不是回家去了。
8:00 醫生巡房,判定仍可剖
9:00 進開刀房
9:49 兒子出生
10:00 看到兒子,但醫院奇怪的規定讓我只看得到兒子一下子,就送到育嬰室去了。我只能回到手術室等候太太出來。
11:30 太太終於出來了。
13:00 弄了好久終於等到了波波 He is cute, lovely, adorable.
14:00 因波波似乎只想睡,沒有食懖,只送他回去,兩人睡覺。
17:00 小丁來看弟弟了,阿公阿麻和二阿姨也到了。
17:30 二阿姨留守,其他人回家。
21:00 回到醫院,陪媽媽

少了什麼?對!波波一直沒有吃

23:00 育嬰室得知波波進食狀況,加上觀察到波波吐出咖啡色物質
23:45 移房... 波波被送到新生兒中重度病房【觀察中】

我們只能禱告。神一定會記得我們。

Monday, January 10, 2011

上帝專治鐵齒

如無意外,再過十小時第二胎就出生了,這也讓我想到老大出生時的一件事。

生老大時還在讀神學院,也在幾乎都是中國人的教會實習。因為一直在一個注意婚姻家庭及養育女的環境裡,所以早就對於如何養孩子有一套定見。當我得知有一位弟兄他的每個孩子都是抱在手裡哄睡時,心中真不以為然;又得知他常常就這樣睡在沙發椅,手環抱著孩子睡一整晚時,我便發誓,我一定不會這樣。太沒有原則了...

老大是凌晨出生的,所以他的第一晚約20小時後才開始。

醫院遵守州政府規定是不能給孩子趴睡的,而老大......怪哉,仰睡就是睡不好一直哭,哭到後來被醫院育嬰室退貨﹣因吵到其他孩子睡覺。而這位人兄自然就被送回媽媽身旁了。

媽媽都剖腹了,哪有能力弄他睡。

理想主義、有原則沒經驗、會嘴砲缺實力的爸爸上場了。

那晚,我躺在醫院的小床上,雙手環抱,十指緊扣,肌肉繃到最緊,好使兒子可以趴在我的胸口,安穩的睡上一覺。

美好的一晚,卻也是「才說了嘴就打了嘴」的一晚。

上帝專治鐵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