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10, 2011

上帝專治鐵齒

如無意外,再過十小時第二胎就出生了,這也讓我想到老大出生時的一件事。

生老大時還在讀神學院,也在幾乎都是中國人的教會實習。因為一直在一個注意婚姻家庭及養育女的環境裡,所以早就對於如何養孩子有一套定見。當我得知有一位弟兄他的每個孩子都是抱在手裡哄睡時,心中真不以為然;又得知他常常就這樣睡在沙發椅,手環抱著孩子睡一整晚時,我便發誓,我一定不會這樣。太沒有原則了...

老大是凌晨出生的,所以他的第一晚約20小時後才開始。

醫院遵守州政府規定是不能給孩子趴睡的,而老大......怪哉,仰睡就是睡不好一直哭,哭到後來被醫院育嬰室退貨﹣因吵到其他孩子睡覺。而這位人兄自然就被送回媽媽身旁了。

媽媽都剖腹了,哪有能力弄他睡。

理想主義、有原則沒經驗、會嘴砲缺實力的爸爸上場了。

那晚,我躺在醫院的小床上,雙手環抱,十指緊扣,肌肉繃到最緊,好使兒子可以趴在我的胸口,安穩的睡上一覺。

美好的一晚,卻也是「才說了嘴就打了嘴」的一晚。

上帝專治鐵齒。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