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5, 2007

宣教學

這 學期宣了兩門關於宣教的課程,這兩裡也佔了我部份寫報告的時間,一門是「非西方世界自1700的教會歷史」、另一門是「宣教概論」,今天(2/3)又參加 了學校舉辦的宣教會議(叫聚會好了),主題是 「拉丁美洲宣教與短期宣教隊」,很有收穫也很有反省,帶著許多的經驗與問題去,沒有得到更多答案,但是也開始明白哪些是問題?原來哪些不是問題?哪些又是 長久以來無法解決的答案,只能禱告倚靠主?而哪些又是可以避免的錯誤。

##CONTINUE##以下是印象很深刻的:

如何支持宣教士


宣教機構SIM的非洲區負責人,他來自一個貧窮的非洲部落,在他的部落,沒有人有可錢可以支持他,於是婦女們每天煮飯前,抓一把米放到甕中,星期日把甕中的米帶到教會,收集起來賣掉的錢便成為宣教基金;男人們則是多留一根柴,同樣帶去教會收集賣掉。

宣教士需要的是現實的金錢與情感上知道有人成為後盾的支持,這個部落的人顯出美好的典範。

短宣與長宣



在1970 年代,所以的短宣是三年到五年(真短啊!)即便到了1990年時,對短宣的認知仍是要半年到二年,在今天,只要去似乎就算是了。短宣的正面價值是去的人都 很感動、都有收獲,特別是它提供了無數大學生反醒及認識信仰的價值,並且也重新建立十字架在基督徒大學生心中的地位,但是負面的批評則是目標不明及分散了 對長期(全職)宣教士的資源,特別是在金錢上的。如果短期宣教隊拿了教會的資源,回來後參與人卻沒有繼續關心與投入資金在事工區,對宣教士與當地教會而言 是很傷的,有時似乎成了短期服務團,或是更差:短期觀光團。

上帝提醒我,投資報酬率與決志統計數字是很令人興𡚒的,但是真實的宣教是更投入更多在那些無名的傳道人身上。

拉丁與非洲世界



美國教會有個傾向,派短宣隊到拉丁美洲,把資金丟到非洲,卻對身旁的拉丁裔、非洲裔美國人不聞不問!自以為拯救了別人的靈魂,其實是一種自以為滿足上帝心意催眠心態,反倒羞辱了神的福音。如果宣教只停留在傳福音,而沒有繼續落實教會建造、門徒訓練及信徒餵養,

我也是如此,習慣了專案型、節目型的服事,時常忘了根本:「生活的關心」有時我使人跌倒的機會還比拯救靈魂機會還多。

一個精典的宣教故事



有隻猴子在海灘上散步,忽然間他看到一隻被海浪打上灘的魚,在淺淺的水漥裡跳著跳著,好心的猴子心想:「他很需要幫助!」於是猴子毫不猶豫地拾起小魚,把 他帶到最安全的地方﹣樹上,在樹上的魚兒更加地氣喘噓噓,猴子一看,又想:「他一定餓了!」大方地拿出寶貝香蕉,弄小弄軟後塞到魚的嘴裡,可憐的魚比預定 時間更早上來天堂。

問題:「我們可以責怪那隻猴子的動機嗎?」
問題:「猴子可以怎麼改進?」
問題:「魚兒死前的心情是什麼?」

自以為十分有熱心的人要小心了,你到底做了什麼在別人身上。

Saturday, February 3, 2007

關於筆和泡麵還有超級杯

有時很忙,所以沒有什麼時間煮中餐,這時便會想帶個泡麵到學校,因為我有一種不想吃麵包的偏執。
日本泡麵:因為是泡麵的發原地,所以真是好吃的沒話說,但是呢?有時太濃了。
韓國泡麵:韓國人真不是蓋的,麵質超好,百煮不爛,辣味十足,目前是我的首選。
台灣泡麵:不知道為什麼一直沒有進步,但統一肉燥麵仍是王道,我生病時最想吃的就是它了。
台灣泡麵就是會放一些比指甲還小的假肉,真怪?

-----
美國人好像沒有用過好的原子筆,賣場的筆非常便宜,一支大蓋少於一元台幣吧?但是很不好寫。
我還是喜歡用0.5的原子筆,不過從小到大原子筆就是會漏水,我還沒用過不會漏,來美國因為很認真寫作業已經寫完兩支了,不過我懷疑是漏完的,不是寫完的。

--
芝加哥的美式足球隊Chicago Bears打入超級杯了,走到哪都看到加油口號,我的一百零一件外套是橘色的,剛好就是球隊的顏色,所以現在走到哪兒都會有人對我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