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anuary 27, 2007

課業好多

最近功課好多,一週大概兩個報告吧,要更加油了。
也下定決心,一星期一次上網亂逛與BBS,至於新聞就下載中時午間新聞來聽就好了。

再見了!海賊版與Mac版,我不再研究了。

不過我會好好出代禱信的。

Tuesday, January 16, 2007

參加party

以前對於Party總是有著非常負面的感覺,太概不外乎吃、喝、狂歡,喝酒、鬧事。

這是我第二次參加party了,主辦者都也是青穎的同學。至於為什麼沒有我的同學呢?有二個可能,一是我人緣不夠好,所以有party我不知道;另一個可能是我的同學都太忙而太無趣太聖潔了,所以不辦party。

##CONTINUE##有一次跟青穎的同學吃飯,我一加入,就有個人大叫, "Be careful, we have a M.Div student here"(小心!這裡有個道碩神學生)。但我也承認,這兩群人是很不同的,青穎的同學們在人際關係、主動性、休閒度及聆聽能力上都較強。我也向他們學到很多。

Party其實很簡單,就是一人帶一樣菜,喝個飲料,有酒沒錯,可是大家都大了,酒就好像果汁、汽水那般普通。聊天看美式足球,玩一些遊戲,無形中就更認識了,或者該說,party是個機會與環境,讓大家更熟,所以我在想,回到台灣後是不是可以再約學生個人單獨跟我吃飯,而是辦個party把大家都找來,別有一種趣味,也更自然。

Monday, January 15, 2007

吃到日本料理

世界很小,當學園同工時到高雄籌款,意外地認識了一位姐妹,我們只見過一次面,之後便常關心我們。當我們要來三一神學院時,這個姐妹的一味非常好的朋友剛好住在芝加哥,又剛好跟我們住同一個地區,又剛好我們去過他們教會一次,更剛好的是我們離他們家開車只要三分鐘。

在台灣有一位同工,跟我念同一個高中,她教會的一對夫妻也很巧地比我們早一年來學校念書,所以就這麼都碰上了。

上帝很奇妙!不是嗎?

##CONTINUE##

芝加哥很難買到海鮮,不過我也不怎麼在意,因為我不吃魚的。但是日子久了,也會很想念的。
好像香港賀歲片"嚦咕嚦咕新年財"中的一個角色,東西要少,要有人搶他才要。
星期六Harry&Amy找我們吃飯,一行四對八人,吃到一家自助餐式日本料理,很棒也有很多東西,有一種幸福的感覺。當然可以比不上將太的壽司,或是台灣的日本料理,但是~有就很知足了,而且它也真的很好吃。

我喝了五碗味噌湯吧!雖然平常也有煮,但就是想喝。我也吃了一碗烏龍麵,麵~麵~麵~麵~麵~麵~我愛吃。

全年讀經表&舊約章節

以前的一位學園同工( Daisy 感謝您!)傳給我的,我覺得很好用。設計者是Robert Murray McCheyne (這裡是介紹 ),可以讀英文的一定要看。這個是英文速讀表 我改過的中文速讀表

這是一種四軌讀經,一天一軌一章,一年後會整卷舊約讀一次,詩篇及新約讀二次。

Saturday, January 13, 2007

既蔥油餅後,向餃子邁進

蔥油餅已經算成功了。但我最思鄉的食物便是餃子,不是說這裡買不到,而是又貴又不對味。
那天在韓國超市看到餃子皮,便買回家包餃子了。

不過餃子賣得貴是有道理的,很辛苦地扮內餡及包好後,不過八十幾個,三餐最多四餐就吃完了。
果然賣得是工錢啊!

Sunday, January 7, 2007

紐約的博物館


走馬看花了幾個博物館,大都會博物館(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及猶太人博物館(the Jewish Museum)、自然史博物館(American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突然間覺得自己很笨,在台灣住了廿年,去故宮的次數用一支手就數完了,從來沒有好好地看看裡面的珍藏,如今卻在紐約看著英文、聽著中文很少英文很難的語音導覽,有點捨近求遠的感覺。

##CONTINUE##當然特色是很不同的,沒有最好的,各有領域,不過還是下了決定:回到台灣一定要好好花個一兩天逛故官。

看著一件件的埃及文物、栩栩如生的標本,不管是在大都會的木乃伊或是自然史的動物,覺得果然人各有專長,當我有小孩後,我一定要帶他好好逛逛博物館,看看他的興趣在哪?而我,除了讀書好像也不能做什麼,不管是先天不良還是後天失調,總之呢~即便我不喜歡讀書,似乎現實是我最行的就是讀書了。

惱人的英文啊~!我要克服它。

跨年在紐約

因為一個特殊的原因加上便宜的機票,今年的跨年是在紐約度過的。12/25~1/2長達九天的時間,不是我們願意的,因為機票規定的,到了約六、七天時,就想回家了,而且不只想回芝加哥華,更想回台灣。

紐約跟芝加哥很不一樣,人種更多、文化多樣性也更高,物價更是極致,觀光客多搞得城巿很髒(哈哈!我突然成了愛乾淨的人)。##CONTINUE##說也奇怪,到處都在賣壽司,不是日本料理喔,是壽司!不過有件事很棒,我看到最便宜的東西,是一支五元,一對九元的手錶,但我們忘了買。最後一天在Starbucks買到紐約特價出清的紐約城巿杯(吊飾版),1.49元,划算。

克萊斯勒大樓、聯合國、自由女神像(我沒去,只有遙看,用一根姆指可以遮住的那種遠度)、中央車站、大都會博物館、百老匯(我也沒去,因為看不懂,所以就不裝懂了),時代廣場...這些地方都很特殊,都有著自己的故事;單純地走馬看花似乎只能告訴別人「我去過了」,但是想要好好地看又會有「英文噁吐症」,如果有個好導遊就好了。

跨年是在時代廣場度過的,7:00時先去布魯克林會幕教會(Brooklyn)參加崇拜,詩班真是好大,人好多但很熱情,
新的教會已經不像在疾風烈火那本書裡想像的那個樣子了,變得很豪華。七點開始,六點入場,我們五點半不到就到了,但已經有無數的會友在那裡排隊了,希望我以後的教會人不用多,但大家都願意提早到,等著崇拜。

大約十點到了時代廣場,電視上看到的美景及人群約是在四十三街吧!但那些人是早上十點就來排隊的,我與青穎這種湊熱鬧的人已經被擠到三十九街了,說真的,除了人擠人外,什麼都沒有,還是我們台北一零一的煙火棒,連外國新聞都有介紹(點此觀看影片)。難怪網路上都叫人不要去!

從來沒想過會來紐約,真像一場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