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31, 2007

靈修&速讀&研經

這三者都可以被歸納成基督徒屬靈操練的一種,雖然速讀一般而言不算是。如果你是位小組長,你要怎麼鼓勵你的組員?你要怎麼幫你的組員規劃上述三者都跟「聖經」有關的活動?別忘了還有個人禱告、參加小組、詩歌、聚會...。如果你是個組員,會不會頭大!

首先,你必須了解這三者並不是律法—你一定違反就是犯罪了。同時你也必須知道這三者是對你的屬靈生活(你跟上帝的關係)是有很大的影響的。本文是寫給不太了解這三者,但是願意認識且力行的人看的。

所以,開始啦!##CONTINUE##

速讀:

速讀的重點在“對全本聖經產生概念與認識”。

如果一個人告訴我們舊約的神很殘忍,新約的神很有恩典,我個人會覺得不是道聽塗說就是沒有讀過全本聖經。如果我們認真地讀過全本聖經,就會看到事實不是我們想的那個樣子。

若你從未讀過聖經一次,請馬上將這個設定為你的目標!你可以看到整本聖經的面貌,也會產生許多新的問題,至終對你是有益處的。(可能有七成以上的人屬於此區)

若你曾經作過,但以是成年往事,找個時間再開始吧!有時我們總是見樹不見林,在一段經文中卡住了出來了,或是牧師講道中引用的經文你總是沒印象(如:約拿除了在大魚肚子裡你記得什麼?),翻不到某卷書(如:腓立門書),該是找時間速讀聖經了。

若你總是進行聖經速讀,請留言以鼓勵其他的人吧!

研經:

研經的重點在“明白聖經原本要表達的意思”,是客觀真理的發現。

通常我們的問題不在於研經好難,我認為至少有兩個主要問題:一是我們並不是很認同它的價值。我們太急於得到「這跟我有什麼關係?」的答案,我們認為古代人跟我們現代中是毫無關連的,我們認為這不是我所要做的事。然而如果你認為聖經是真理,那麼你就該想想「什麼真理」。真理並不是從牧師而來的,真理是從上帝而來的,上帝清楚地啟示祂自己在耶穌身上,在聖經裡面。不看重研經的價值,但同時清楚地告訴別人聖經裡有真理,這是矛盾的。(過兩天我會把我在教會主日學的材料放上來,讓大家看見我們是可以以中文來研經的)

二是過多仰賴屬靈書籍。許多屬靈書籍的確給我們有系統的、主題式的教導(所以不要再抱怨神學是大頭腦的,或是根本沒有神學這種怪論點,好的書籍的作者們都是用這種根基在寫書的)。但屬靈書籍有三大危險(特別是暢銷書,因為不暢銷的你大概沒聽過,自然不會買):第一許多對人有幫助的書籍只提供部份符合聖經的真理,那是作者要強調的點,但是讀者卻以為這是唯一而抱著不放,反而對神誤解。第二是讀者高舉屬靈書籍過於聖經,你覺好的東西不一定真好,可樂零食可以滿足許多孩子們的慾望,但那不是惟持生命的基礎,它增加口感,但仍不能取代正餐,再怎麼多變多樣的零食仍是零食,史上最健康的零食仍是零食,如同乞丐中的霸王仍是乞丐不是王。第三,也是最危險的,你會以為你沒有辦法在聖經中到找真理,那種與神相關、與你相關的真理。又真又活的神在真理中與你相遇並與你相連。依靠聖經而非屬靈書籍幫助你更倚靠的神他自己,而非慣性地尋求似乎屬神的人、事、物。

故,我要提出的不是一定要花多少時間研經。而是這是一個基督徒必須學習的功課。

若覺得個人研經有困難,毫無頭緒者,請選擇參加教會最查經導向的活動(不一定是主日學)

若有能加研經者,約個好友一起來吧,彼此激勵。

靈修:

靈修的重點在“你跟經文的互動”,是主觀真理的融入。

透過先讀經後思想的方式(有人強調默想,有人認為要作筆記),尋求經文跟你個人的關連。這就更抽象與更難解釋了。我想說,如果你對經文的認識是錯誤的,可能會影響你靈修的心得與收穫。我完全承認且相信全權的神可以在任何狀況下幫助我們,使我們認識祂,我也不是高舉知識或學問。但不要忽略對神錯誤的認知對我們的殺傷力。

最後這段篇幅雖少,但因為這與研經是一體兩面,缺一不可,我就不贅述了。

補充:關於「神感動我」

我不確定這是不是近十年才流行的,因為我也才不到卅。我們常想要尋求一種「從神來的感動」—我就暫把這定義為「一個人內心有種想法,甚至原本沒有想法,但卻得著從神來的旨意確定要去做某件事」(根據我的定義,上帝感動我現在好喜樂就不算,但上帝感動我要常喜樂則算)。暫不論沒有這種經驗,是不是被歸類信心較小、靈力較差、或信心缺乏的矮半截基督徒。

我個人不覺得單在靈修或禱告中才會得著這些,它也可能在聚會中,走路時,它應是隨時會出現的。但總不能跟聖經真理違背(何西阿娶老婆是特例,你先確定你像先知一樣親近尋求神再說吧!),這是一個大原則。另一方面,若我們心中沒有神的話,與清楚的認識,妄想上帝來句話感動我們,會不會想太多了?換句話說,我們到底把上帝當成什麼了。

--
有一本書叫作「屬靈操練禮讚」,作者是 Richard Froster (中譯:傅士德),提到不少值得基督徒操練的屬靈紀律,值得一看的好書。

活出美好一書作者 Joel Osteen

連在台灣都擁有大量讀者的德州 Lakewood Church 的主任牧師 Joel Osteen,近日上了「六十分鐘」作訪談。我個人是沒有好好讀他的書也沒什麼高見。把連結放在這裡,給喜歡的他的人、想批評他的人、以及中立土場的人,多一個聽他直接表達的機會。

不過是英文的。##CONTINUE##

PART 1


PART 2


這是另一段 CBS 的新聞

豬油—油飯

除了豬油與油飯都有「油」這兩個字以外,這是兩個事件。讓我先從油飯談起好了。

若你既忙碌又不想花錢在外面吃東西,下麵和煮水餃是個不錯的選擇。但要拿什麼來拌麵呢?我們弄過瀂肉、酢醬,前一陣子我們想吃—豬油乾拌。只要找到豬油就行了。千裡迢迢地到中國商巿,冷凍櫃找了半天就是沒找著,只好硬著頭皮問老闆:

「請問你們有賣豬油嗎?」##CONTINUE##

「豬油!你們要買豬油幹麻?」

老闆的回應讓我以為我是古代人,到都廿一世紀了,講求輕食零負擔、低油、低鹽的飲食,家境夠好還吃有機食品,但居然有個廿幾歲的小子跑來買豬油。-_- |||

「嗯~我要拌麵吃」,我抖顫地且小聲地回答。

「豬油自己炸就好啦!哪要買!」老闆一付看到怪人的樣子。

故事的結果容易童話故事般,我們花了一美元買了一堆生的豬肥油回家,然後用包含在房租內的電力瓦斯爐炸它,得到雪白、好吃、但可能不怎麼健康的美味豬油。

油飯呢?則是昨晚老婆的新作品,即便我姐夫家的油飯在新店可是很出名的,老婆仍烹煮出了傑作,美好好吃的油飯,搭配正港原裝台灣籍愛之味甜辣醬,完美!

Thursday, October 11, 2007

原來我不是不會背

高中時選類組毫不猶豫地選了自然組。倒不是因為是男人就要念自然組,社會組女生太多不想變成娘娘腔。而是因為我的「背誦」能力太差,只能倚靠數理化。真的,我國文英文依然是極弱,舉凡單字、片語、解釋、課文我都背不好(天啊!是誰發明背國文解釋的)。可以我卻可以準確地記下方程式或是金屬錳可以有哪些氧化數。

直到今天,我才發現,原來「我可以背」(我已經把個人懶惰這個因素扣除了)。##CONTINUE##

我背東西的第一個法則是:要作結構分析。

舉例而言,早上在背系統神學裡老師對 “系統神學”(Systematic Theology)的定義如下:
"The Study of the nature of God and the character of his dealing with the worlds as revealed in the history of Israel and the New Testament, articulated in the life and witness of the Christian church" - Bruce Field
我試了很久都背不下來,但~改成以下的方式我居然就全背下來了:

首先我要分析出,系統神學是一種 study,然後有兩個面向 nature & character,最後是補述這兩個面向的兩個重要動詞 revealed & articulated。以上為我記憶的方式。

我的第二個法則:有關連性的東西越多越好記。

繼續舉例,單獨背一般啟示(General Revelation)與特殊啟示(Special Revelation)是很困難的。
General Revelation:
Disclosure of God in nature, in providential history, and in the moral law within the heart, whereby all persons at all times and places gain a rudimentary understanding of the Creator and his moral demands.

Special Revelation:
God's self-disclosure through signs and miracles, the utterances of prophets and apostles, and the deeds and words of Jesus Christ, whereby specific people of particular times and places, gain further understanding of God's character and a knowledge of his saving purpose in His Son.
所以我就要這樣把它記下來:

嗯!當我寫完後我才發現我居然到廿八歲才了解自己要怎麼背東西,有點小可悲。但至少,對於記憶這檔事,較不怕了。

Tuesday, October 9, 2007

除了王建民!還有什麼?

吃早餐時聽中時電子報午間重點新聞摘要已成了我們的習慣,只是建仔的消息聽多了,洋基隊好像國家隊,王建民只是成了較不垃圾的新聞。聽著一場又一場的政治口水戰,看著近幾年的媒體,宅男不過是少部份人,而八卦新聞也不是人人關心的,但除了這些,我竟找不著我想要看的台灣。##CONTINUE##

YouTube上的文茜世界週報,至少讓人看到,有一群(不知是大群還是小群)不在主流媒體焦點,但卻有貢獻,用行動顯示認同的台灣人民。



我們不只有王建民、李安、胡金龍、各式棒球、八卦、政治。

我們還有文化人、音樂人、建築師 ......

Monday, October 8, 2007

吸引

理智可以吸引人嗎?還是情感可以?除了死板板的數學工式外,什麼可以吸引人作決定呢?

有一次以前的大學同學們聊天,聊著聊著就聊到婚姻了。在回家的路我們夫妻倆人討論,有什麼好的理由是可以說服人結婚的,想來想去:沒有!

教在會查經時我又想到了這個問題,有什麼理由可以說服人來信耶穌?有什麼理由可以說服基督徒更多地參興服事?叫基督徒對得起主?有什麼理由叫人行好嗎?還是沒有!##CONTINUE##
上了系統神學、原文、宣教學、與歷史,聽了許多老師上課不自知的講道,越來越可以說出一番大道理了。但~我更發現邏輯論證可以說服人,不能改變人;或者說,只能改變那些想改變的人。
  • 我可以列下十個理由,告訴普通人為什麼要信耶穌。
  • 我可以列下十個理由,說服基督徒參與教會服事。
  • 隨便找一個事工,我可以幫它寫下十個這個事工的重要性。
  • 我可以列下十個理由,談論全職服事的價值。
  • 我甚至可以塑造出十個動人情境,讓人感動地想要服事神。
但這些,都贏得不久。因為無法真正的吸引人。告訴我,為什麼不搞個萬人教會?為什麼不當名講道者?為什麼不擁有偉大的事工?為什麼走向Ph.D?為什麼有人一輩子在街上作街友?為什麼有一停在農村對著流失的人群講道?為什麼有人對著安寧病房的朋友做著不太可使他們痊瘉且進到教會服事的事工?
  • 除非人看見,且願意被上帝吸引,他不會是真相信。
  • 除非基督徒被上帝吸引,視教會為他自己的家,服事是會疲乏,會無聊,會想放棄的。
  • 至於全職服事:可以影響人,最有價值,教會可以增長,可以改變世界與社會,時間的急迫,工人的缺乏,多麼有效果,多麼榮耀...對我而言,如今都不代什麼了。
  • 除非有神的愛,人被事工的對象所吸引,我深愛著那些我所面對的人,我永遠可以找到更有價值的事工。
如果上帝沒有吸引我,透過認識祂自己讓我被吸引;許多時候再充分的理由、多美好的情境、甚崇高的異象都不能完全服我。如果我心中找不到那引力,我寧可不要擁有,停止,奔向那美好的金錢。盡我的力量去爭取,因為我知道我不會輸給別人,因為我知道那是叫我的慾望得到飽足的糧食,因為金錢的遊戲是每個自認為是戰士的男人都該勇往直前的戰場,你不用全贏,但會有你可以笑敖的地方。

但我,卻無法下這個決定。

原來,我不是是被說服的,是被「吸引」。這個吸引,我無法抗拒。
我求神,向人發出更大的引力;我求人,打破心牆,被主吸引。

Tuesday, October 2, 2007

聽道者:想聽什麼?

即便我是一個老基督徒,或者油條基督徒,我沒有辦法忘記走進一個新教會的心情。##CONTINUE##
  • 門口招待請我留言(如果他注意到我是新人的話),通常以一個基督徒的身份而言,我是不太想留下資料的,不僅是因為而少有人會主動地打過來,更是因為我知道,如果我喜歡這裡我自己會再回來。
  • 坐在一個角落,等著崇拜的開始,獨自地讀著週報。
  • 觀察每一個細節:敬拜的方式,唱什麼詩歌...。
  • 看看牧師今日說什麼。
  • 奉獻。
  • 散會:有時有一些點暫的握手,寒喧,五分鐘後看著許多人都開心的有話聊,我默默地離開。
除了當兵新兵訓練的放假,我迫不及待地走進教會,想要好好地崇拜、敬拜;以上各點大概是我的模式。

當我坐在台下時,我會問自己,我想要聽到什麼?

這問題似乎很難回答,我先從不想聽到什麼開始好了:
  • 我不想聽到單只有原文、歷史、考古的資料報告。
  • 我不想聽到有聖經經文,但之後的提及的次數少到聚會完我馬上就忘記的講道。
  • 我不想聽到有如 Seminar 式的講道,投影片比講道者吸引我。
  • 我不想聽到在 google 上可以找得到,或是十大暢銷書可以看得到的內容。
  • 我不想聴到老叫我回應上帝,但卻不告訴我怎麼回應上帝的講道。
  • 我不想聽到說要有「信心」、「盼望」等抽象名詞,可是我就是搞不懂這些名詞定義的講道。
  • 好像還有很多...
另一方面,我到底想聽什麼?
  • 我想要聽可以幫助我解決生活疑慮的道。
  • 我想要聽我覺得有收穫的道。
  • 我想要聽精采的道(什麼是精采,就見人見智囉)。
  • 我想要聽讓我感動的道。
  • 我想要聽讓我得力的道。
  • 我想要 ...
我不是幻想這些問題及答案來指責別人,而是誠實地自問自答。突然間「聽道者」有了答案,一個好的講道似乎很容易建立在「我有收穫」這個基準上,許多時候,應是幾乎每次禮拜結束後我心裡就自問自答:「今天講道怎樣?」「今天牧師講道不錯!」這是多麼可怕的一件事,我自以為是的成為一切的判斷官。

聖經裡沒有記載些聽道者的想法與感受,只有記載人的回應。有覺得札心問說我們該怎樣行的、有悔改的、有抵擋的、有心存惡意而想要殺人(除掉耶穌)、有不明白的、...。

所以人的問題應該是「今天神對我說什麼?」,而不是講道好不好、經文用得如何、例子棒不棒、笑話幽不幽默、應用強不強,我從聖經看聽道者的角色是回應!我們唯一的責任。至於講道憑鑑,是那神跟講道者的事,與我無關了。

我決定把講道放在一個獨特的位置,有別於小組分享、主日學、查經班、人的興趣:
講道是一個人被神與教會所付予權柄,宣揚上帝話語及其心意的時刻。它不是以人的自我需要為出發點,而是以聖經裡面﹣神的話語﹣為起點,過程是串連聖經真理與現代人的關係,終點則停在人的回應。
所以,你想聽什麼呢?或者說,你該聽什麼?

引用在校園網路書坊網站的文章,作為總結,也是我的反思。關於 John Stott :
斯托得的著作坦率真誠,反映在他貫徹始終地引用聖經。他說:「我們必須廣開心門,不怕聽到我們不想聽的。」我們往往到聖經中尋求安慰;「當我們翻開聖經時,其實早已打定主意,一心只渴望聽到安撫自己偏見的回應。」斯托得的解說猶如晴天霹靂,把我們從自鳴得意的安樂窩中給震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