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30, 2009

養孩子是信念,也有神學

我並不是得了大頭症才寫這個東西的,而是我最近親身的體驗。
原來,人往往不明白自己為什麼做如上的決定,當仔細想,便發現有大學問。
養孩子,關於餵奶。事情是這樣的 ....

嬰兒是要吃奶的!但怎麼餵呢?
你不能給他銅版,叫他餓了自己去販賣機投來喝!他只能依倚靠你。

大致上來說,有兩派思想:「需求式的餵奶」以及「引導式的餵奶」。

「需求式的餵奶」是建立在小孩子會告訴你他的想法與需要。因此,當他想要喝奶時,他會以最基本地「哭」來告訴你,如果他不想吃,不要勉勉他,等他要吃時再來餵,其他時間陪他玩玩就讓他好好睡覺。

「引導式的餵奶」則是相信父母要幫小孩子建立好的習慣。因此,父母要幫助孩子建立有規律的飲食,定時幫他餵奶,久而久之他就會依時間表來辦事。

其實還有抱不抱孩子、哄孩子睡、哭要怎麼處理等有的沒有的問題。但重點是,你怎麼決定?

不要天真地相信所謂「最新的醫學報告」,有認真鑽研任何學問的人都明白,研究是有其限制的,而許多大師(特別是人文領域)都只取對自己有利的數據,讓數字說話有時只是讓對自己有利的數字說得大聲點罷了。

我只說明在這當中我其中的一個考量點 — 你怎麼看你與孩子的關係。

身於一個基督徒,這兩種方式,哪一個合乎我的信仰?我發現我並不相信人性本善,聖經裡也沒有人性本善,我對信仰的認識與態度使得我沒有辦法選擇「需求式餵奶」。許多時候我們並不知道自己要什麼,或者我們以為對自己好的,其實對自己最不好。一個小嬰兒,他單純身理的反應就決定一切嗎?有沒有其他的因素呢?我相信聖經教導我,是「父母的責任」幫助並引導他,孩子是自己不會養成好習慣的,是父母的責任來教導他,那是責任、權利、與義務。所以,我支持我太太的「引導式食奶」決定。至於她為什麼作這個決定,有很多考量,請自己問她。

我不是要分析用什麼方式餵奶最好。我只是發現,我需要更仔細的思想,以及被別人挑戰我行為背後的信仰。

Sunday, April 26, 2009

[問題] 親戚關係好難懂?

有三個姊妹,每個人都生了小孩,每個小孩都要叫媽媽的姊妹為阿姨。

問:大姊的兒子要叫他媽媽的第一個妹妹什麼?大阿姨還是二阿姨?

Thursday, April 9, 2009

Sean 是不是該換名字?

正如大家的了解, Sean 是小寶的英文名字。

今天早上,我想是不是要幫他換成 Reuben, which means "See, a son." 聖經中文翻譯是「流便」。

因為他老兄每次大便都流得到處都是,我已經洗壞好幾個枕頭啦! 流~便~

Friday, April 3, 2009

小寶生產記

2009. 3. 18 凌晨2:23 小寶終於出生了
預產期在3.7的小寶讓爸爸媽媽等了好久...

過了預產期還不生真是一種學習忍耐等候的功課
一直持續運動的我知道能做的都已經做了 只能等待神的時間
每次一宮縮我就趕緊算時間 每次身體有不對勁我就想是不是羊水破了...
每天還要觀察小寶是不是還有旺盛的生命力 還一直用禱告加持~~
心裡其實已經很煎熬 累的是還要處理旁邊一堆有的沒有的問題和臆測
「預產期算錯了吧!」(我怎麼知道?)「妳是不是沒運動?」(我動的很多啦~~)
「妳到底是什麼時候要生?」(我不知道啊~~~)「妳怎麼還不生??」(我知道就好了:~)
終於 在小寶過期9天後 我們在醫生的指示下進醫院催生

3月16日
4:30 p.m.
到醫院報到 完全沒住過院的我們心情很緊張
想到也許明天就可以看到小寶又很開心 加上今天一整天把家裡重新打掃一次
其實也蠻累了...

6:15 p.m

醫生來檢查我的開指程度後 告訴我子宮頸還是完全緊閉
他跟我討論接下來的流程 確定我完全清楚後便在子宮頸口放藥軟化子宮頸
接下來的12小時便在漸漸規則和強烈的陣痛中度過
護士還一直讚美我說我真是能忍痛啊~
而我只能禱告求主讓我在這過程後能開到4指...

3月17日

7:15 a.m.
醫生把藥拿出來 檢查我的開指程度
我的心情很緊張也很期待 不過結果是只有開約一指
但因為子宮頸有變薄並有出血 醫生覺得我對藥有反應
他們討論後決定再讓我重新用一次這個藥
等待的時間我就在醫院到處散步 因為躺太久了

9:30 a.m.

重新放藥 開始另一個12小時的等待
陣痛越來越強 約3分鐘一次 強到我再也沒辦法睡覺了
拉梅茲在這種時候還是有用的 而且看電視也蠻能分散注意力
我心裡默默又懇切地向神求
希望經過這階段的痛 小寶真的準備好要出來了

9:00 p.m.

我真的痛到受不了了 所以護士趕快找醫生把我的藥拉出來 也再次檢查開指
真是有種等待宣判的感覺...
沒想到 結果還是只開了一指到一指半
但醫生說我的子宮頸變的很薄了 而且已經進入active labor
不過...已經連續痛了將近30小時的我 對這個結果感到又累又沮喪...
看來今天是看不到小寶了...

~10:00 p.m.

我跟醫生要求在正式打催產素前沖個澡 也決定打無痛分娩
這二天將近30小時的陣痛讓我幾乎沒睡覺 也不知道打了催生後還可以撐到什麼程度
無痛雖然想來很可怕 不過在護士和醫生的安慰支持和引導下
一切都進行得很順利
果然就像護士說的:無痛是一種想起來比實際上可怕的東西
打的時候只覺得脊椎一陣涼涼酸酸的 然後令我受不了的陣痛就慢慢感覺不到了
不得不配服麻醉師的功力 因為我的下半身此時就完全是有知覺、可以動,卻不會痛的狀態

3月18日

~12:00 a.m.
催產素打下去的這2、3小時 護士一直來看我的情況 並且確保我一直翻身
因為小寶的心跳好像不是很樂觀
到了將近12點 我覺得每次陣痛尿管就很脹很脹 接下來我只感到一陣洪流
天啊~我趕快叫護士 因為我以為是尿管掉了
沒想到其實是我羊水破了 醫生再次為我檢查開指 已經開了4指了
我好欣慰 好像是長久的抗戰終於有一點點成效的感覺
醫生為我裝了 internal monitor 更仔細地偵測小寶的心跳
奇怪的是裝在我身上的monitor馬上充滿了血...

~1:00 a.m.

我的出血和小寶的心跳讓醫生有了一些concern
所以他們趕緊找了駐院的產科醫生來商量
他們告訴我小寶在長時間的催產後似乎已經非常非常累了
小寶的心跳顯示出他大概沒辦法再承受接下來幾個小時的宮縮
所以必須作另外的考慮
嗯~聽到這裡,我想:「另外的考慮,是指剖腹產吧…」
當時我只是覺得:天啊~我從來沒想到自己會剖腹產所以完全沒有念關於剖腹的注意事項…
另一方面又很心疼小寶 沒想到催產讓他受了這麼大的磨難…
幸好護士一直在旁邊安慰我說這不是我的錯...因為我真是有點自責了...
不過值得感恩的是 還好最後我決定打無痛分娩 所以現在只需要加麻藥我就能進手術房了

~2:00 a.m.

加了麻藥使我開始不由自主地發抖 並且有種想吐的感覺
我很神經質地問了一下麻醉醫生他怎麼知道給我的麻藥夠強呢?
他說:只要妳不會痛得跳起來掐我的脖子妳就知道了…哈哈~真難笑…
不過醫生護士們一直鼓勵我 麻醉師還用他的iPod放音樂給我聽
由於我意識非常清醒 一直可以聽到開刀過程中醫生們說說笑笑的聲音
大家好像都非常輕鬆呀~而且敬歆一直在旁邊陪著我 我想會沒事的!
終於了解什麼叫作:「待宰的羔羊」呀~

2:23 a.m.

小寶出生了!! 大家歡呼地告訴我 麻醉醫生也趕緊把時間記下來
原來因為小寶臉朝上所以讓我的開指進行地非常緩慢
加上他卡住了 所以竟然還要用吸得才出得來
只是他怎麼沒哭呢? 等他哭的時間好像永遠那麼長
護士帶敬歆去看小寶順便剪臍帶 終於在打維他命K時 小寶微弱地哀嚎了二聲
聽到他的聲音時我不由自主地流了一些眼淚 原來這種情緒是很天然的...
護士把小寶抱來給正在縫傷口的我看了一眼
「哇~好大的眼睛啊~」我想。
你好,小寶! 我們終於見面了。

酒釀是吃它的...?

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偏方,「酒釀」是對媽媽分祕乳汁大有幫助的。即然有幫助,我們就來吃吧!

問題是:不才我從來不吃酒釀的,根本不知道它弄出來是什麼樣子?

好在教會愛心媽媽團提供酒釀,我只要最後加工即可,事情就發生了 ...

[酒釀糖心蛋] 食譜說:
  1. 材料:蛋 1 個 / 薑泥 1小匙 / 甜酒釀 1大匙 / 紅糖 1小匙
  2. 蛋打入清水中煮熟備用。
    (??印象中好像是最後打成散散的蛋說)
  3. 將 300 cc 水煮開,加入甜酒釀、糖、和薑泥煮 1 分鐘,然後加入煮好的荷包蛋即可。
    (水開了,嗯~到底是多大匙?)
為了怕太太餓,所加了 3 匙,以確保太太可以吃飽。

結果:原來酒釀是吃「湯」而不是吃「米」.... 可惡,害我把它煮成稀飯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