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20, 2006

有被愛的感覺-被人及被神愛

跟青穎的代禱信才發出去沒多久,就有許多人表達關心。大學團契學妹、學園一起受訓的同學、好朋友、教會傳道、軍中友人、學校社團的學生……有一種很被愛的感覺。

這一週真的經歷很多事。

##CONTINUE##
----- 分隔線 ----- 分隔線 ----- 分隔線 -----


5/10(三)
收到GCTS學校的官方委婉的拒絕。

5/11(四)
跟青穎大吵。兩中關係跌到谷底。

5/12(五)
被迫一定要快速思想到底怎麼了,我也問上帝,為什麼沒學校可念。發現第一個問題「敬虔」,向上帝認罪,覺得要好好過生活。

5/13(六)
平凡的日子,中午跟大鵬、品貝、冠群、鴻發、太太一起吃飯,聊到店裡都沒人了,心裡輕鬆許多。原本不打算回宜蘭,但一通電話我們就回去了。

5/14(日)
去花蓮懇親,程車時聽了一篇信息「面對需要醫治之處」,講到人的生命中往往有一種「否認」的態度,使得我們不能得醫治,而這種態度分為四個層次,我已經到第三層了;發現第二個問題,感覺快沒救了。但我決定要很認真地面對,突然有一種被拯救的感覺。我的力量回來了。

5/15(一)
被岳母大人叫去看醫生。回台北。

5/16(二)
我六點半起床。中午教學生靈修(暫且叫它一種基督徒的讀聖經方式),之前沒有想到要看哪一段聖經,突然想到約翰一書,裡面講到「我們若說自己無罪、便是自欺、真理不在我們心裡了。」我想到原來我過去的否認是「自欺」。

5/16(三)
七點到辦公時,收到學校TEDS的回信,它說我希望我重考托福,感覺希望又回來了。
我五點半起床。七點半跟學生小組,進度跟昨天那個小組一樣,我想到要看雅各書,裡面提到喜樂,我已經一整週都高興不起來了,但是裡面有很奇怪的一段,僅管那三個學生都覺得我聖經的看法解釋很好笑,但管他的,這就是上帝要跟我說的話,我可以喜樂就好了。「卑微的弟兄升高、就該喜樂。富足的降卑、也該如此.因為他必要過去、如同草上的花一樣。」我覺得整個人都好起來了。
我可以喜樂了。下午寄出的電子版代禱信,馬上收到回信,很被愛。

5/17(四)
青穎哭了約三十至一小時,女人的哭有很大的醫治力。但為了避免有把太太妖魔化感覺,我要說我們溝通了許多東西,我更明白要怎麼做一個好丈夫了。信件版代禱信也都寄出去了。
這天教會的傳道火速地打電話給我們,關心我們,並且一定要我們去找他們,也一起吃飯。下午去了南陽補習街,看了英文補習班,我終於面對英語了。也積極地想要解決現在的困境。

5/18(五)
早上一起床就有一首詩歌,我很高興地一直唱,不知道為什麼?原來奇妙的事要發生了。

當我受特殊試煉和痛苦時候,主耶穌就告訴我恩典夠用。
每當我灰心失望,完全無助的時候,主耶穌就告訴我恩典夠用。
信息進入我心中,聖靈在指引我,在百般試煉中當大喜樂。
因為祂已告訴我,祂的恩典夠我用,只要信祂的恩典是夠我用。

早上跟太太想了想未來這半年可能的計劃。剛才發現死都報不到的托福居然又可以報到了,更奇妙的是一開始是5/30有缺,火速騎車回家找護照號碼!但網站就是進不去,那個可考試的空缺是看得到吃不到。過了半小時,我再上網看(其實我過去是不會幹這種事的,我進步了!),居然跑出個6/19的缺,而且上帝讓我自己報到了(之前都是太太做的,所以我連報托福一定要護照號碼這檔事都不知道),好高與。我要好好考,衝英文。


----- 分隔線 ----- 分隔線 ----- 分隔線 -----


主的喜樂是我的力量

聖經說:「神使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我想就是這個意思與樣子,我也從相信變成親身經驗了。

Friday, May 19, 2006

尊榮父母-感念文


大四時跟一些團契同學們合辦了一個給父母親的聚會「尊榮父母聚會」。

聖經裡有一段話「當孝敬父母、使你的日子在耶和華你 神所賜你的地上、得以長久。」

那一次的聚會是我生平第一次在正式的場合,用言語當著我父母親的面前向他們說出我的感恩,還把這些感恩寫下來叫作「感念文」。

真的很好,我很少聽到甚至沒有聽過我的父母說「我愛你」,不論是對他們彼此或是對我及姊姊,不過那並不代表什麼,因為那就是我的父母,我不須要改變他們,何況我也發現他們正用他們獨特的方式表示他們的愛。大四以前的我也不知如何表達愛,除了對女朋友表示一些自己為是的膚淺愛情,對朋友、父母、姊姊等人皆是,但那一次的聚會我開始學習一些,感覺很好…真的!

最近學校團契的大四畢業生也要辦一次這樣的聚會,特別把那張護貝好送好父媽的感念文借來給他們看,順便想就拍照了。有圖有証據,也不怕別人笑,就放在照簿裡,成為美好的回憶!

開始在想,一些重要的日子,都該把它化作文字及照片,記錄下來。

Wednesday, May 17, 2006

敬歆與青穎的最新代禱信

最近洽逢巨變,寫了長達三頁的代禱信。
裡面有我與青穎的近況,而且是全彩的喔!
代禱信內容請按這裡 (開啟或右鍵另存新檔)

母親節回宜蘭... 第一次去軍中懇親及看西醫

母親節前一天回了宜蘭,結果當天早上四點就起床了,為要趕在七點半時準時到新兵訓練中心去看青穎的大弟。他是五月二日入伍的,其實下一週十九號就要放假了,但是台灣人嘛!你也可以了解,當兵是大事,所以當然要去湊湊熱鬧。

從七點半到下午二點都待在那無聊的營區,吃啊吃啊!這就是懇親,除了心情與好奇其他全是無意義的事。感謝「這不是肯德雞」的廣告。不然中午真不知要吃些什麼?也看到其他桌的人吃肯德雞,它塑造了一種去看阿兵哥就要吃肯德雞的感覺。

我的母親節就這樣過去了。

第二天岳母大人帶我去看西醫,看西醫沒什麼了不起,為了我這個涕如雨下的鼻子看西醫倒是第一次!哇塞!醫生塞了好長的綿花棒到我的兩個鼻孔,太恐怖了,我都很怕從此以後我的七孔就全通了,東西跑來跑去。(宜蘭看醫生只要130元,比家樓下的小診所收200便宜多了)

這幾天都有吃藥,果然有比較好,但是如果要吃一輩子的藥或是用雷射在我的鼻子裡燒個人麼東東,那我想我會比較傾向繼續用衛生紙。

流啊流啊流,流啊流啊流,流啊流啊流!

Wednesday, May 3, 2006

希望越來越小了

今天接到一間學校的通知,就是內人之前拿到許可的那間。
admission officer 很清楚地告訴我一定要把托福搞定,不過我好像沒有時間了

嗯~~ 這是一種說不出來的心情,看來就剩下另一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