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pril 1, 2006

(零) 寫在前面

本週三跟學生們一起開會,發現時間到了,有些事情應該說了。主題就訂成「出國之路」好了。在大學一直搞不懂,為什麼有些出了社會之後一直換工作呢?那時的我似乎觀念跟老舊日本人是一樣的,一做就做到老、做到死。但現在比較能夠明白了,原因人人不同,但最起碼不再有先入為主的觀念了。

※※※ 以高中英文課本的詩作開始 --- 謝謝的高中英文老師Ms趙,雖然我的英文一直不好 ※※※
Two roads diverged in a wood,
and I took the one less traveled by,
And that has made all the difference.

※※※ 人生的階段雖不一定都清楚,但要確定 ※※※

我很清地知道,我不能去念研究所,因為我害怕我在這個文憑的世界裡打轉,我最後會迷失了自己,也無法真實地踏往上帝叫我走的那條路。當兵的兩年真的很讚!不是因為輕鬆,而是認識了一些重要的人,重要的朋友。退伍後如願成為「學園傳道會」的全職傳道人,不是牧師更不是神父,簡單的來說,工作內容就是在學樣裡跑來跑去,幫助基督徒更加地認識上帝、幫助沒聽過耶穌的聽聽看、及其附屬衍伸。熱情是不足以維持的,還需要許許多多的東西。有一天我發現自己的經驗與能力越來越有限,離我個人的理想(基督徒的術語叫作異象)實在太遠,如果要繼續前行,那就必須轉變了...
也開始了我的出國之路。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