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30, 2007

獻上後生

一個人可以有多少生命可以獻給神?有人年輕時奉獻—獻上一生,有人中壯年時才受到呼召—獻上半生,有人退休年老時才獻身為主—獻上殘生。一連五天參加了申由芝華宣道會辦的基督徒大會,其中有位講員是李秀全牧師,他挑戰所有的人:獻上後生。

我從來沒有想過,會被中挑戰獻上後生,對一個已經有孩子的人而言,那是多麼大的犧生,對於還沒有孩子的我們,亦是挑戰。或許作牧師還可以,但作宣教士呢?走進那漠生的族群,那部個時間是孤單不被了解的,語言上的有口說不清,文化上的差異震撼,我願意讓我的孩子去嗎?內地會的創辦人戴德生,當他坐船要往中國去時,與母親分別時,有這麼一段經歷
我們依依惜別,不敢奢望在世上能再相見。為了叫我好一點,她盡量壓抑自己的情緒。我們分手了,她走上岸,回頭給我祝福。我獨自站在甲板上,她則隨著船往前走,走向水閘的方向。船過了水閘。這刻我們真的要分離了。母親發自心底,帶著絞痛的哭喚聲,像刀一般刺透了我,這是我永遠不能忘懷的。此刻,我才深切體會到『神愛世人,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他們』的意義。
這已經不是愛不愛神的問題了,更是我的孩子「既是我的又是神的」的那種掙扎。當李牧師發出挑戰時,我心裡想:「神啊!我連孩子都沒有,太太連懷孕也沒有,你怎麼就叫我獻上後生了呢?」我心中盤算著,是願意但非完全願意。

李秀全牧師55歲要去泰國宣教時,他母親已歸主安息,唯一放不下的就是家中的老父,他父親說:「神只有一個兒子,祂使祂成為宣教士;我也只有一個兒子...」那成為李牧師的確據與支持。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