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9, 2008

經診斷:是風溼


不是人得到,而是「車」。

我們那台可憐的車,在下雪的日子是可以發動的,一旦「融雪」,就停擺了。目前的觀察是只是地面是承現一種自然的溼,那麼就別妄發動了。當然,下雨下得很久也就一定發不動了。我已經有兩次的記錄是星期日早上搭鄰居的車去教會了,感謝主,我們教會聘請他(外國人的他)來帶領兒童事工,所以我就乘他的車去了。我內人則跟另一位鄰居去。

車啊車啊!我治不好你的風溼,只能禱告天不下雨又乾燥無比了。
Post a Comment

省思:從《尼格爾的葉子》中個人與教會關係的隱喻

因為 Every Good Endeavor 這本書 ( 註1 ) (written by Tim Keller ),才有機會接觸到《魔戒》作者托爾金(J. R. R. Tolkien)的短篇小說與散文。托爾金是個天主教徒,像他這種文學家,字裡行間不是碰巧置入的贅字,而是時兒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