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25, 2009

西班牙裔 Latino/Hispanic

以前有位長輩以台語說:「外國人是外國人,黑人是黑人!」這句話顯示了白人我們心中的角色。即便黑人在過去好萊塢電影中的角色總是偏頗,但最起碼大部份間接或直接地知道或看過(美國)黑人。在諷刺的地圖台灣人的世界觀台北人的台灣觀裡,很嘲諷地道出我們未知卻擅自論斷的無知。

但我今天想要說的是:在美國的西班牙裔/拉丁裔。

為了搬家,所以把家中一些東西上網拍賣!美國除了 eBay 大家還用 craigslist 上網賣東西。我們也把電視天線賣了,因為是買電視天線送電視和 DVD 機,所以我也不知道到底買家是衝著什麼而來。

經過 e-mail 確認,一位媽媽電話來,開口就是:
Do you speak Spanish?     (你說西班牙文嗎?)
當然不會!但她就是我們的買主了,一小時後就到。

開門。門口站著一位拉丁裔媽媽和一位約 10 歲的小男孩,媽媽跟小朋友說西班牙文,小朋友跟我們說英文。媽媽很緊張,東西也沒有檢查就讓男孩抱回車上,我幫忙抬著電視,才發現後座還有個妺妹,眼睛沽溜沽溜地看著我。臨走前太太還把 Hong-Yi 給的音響也送給他們。

關門。拉丁裔媽媽的身影卻一直留在腦海裡。

這不是我們第一位面對面接觸的拉丁裔。有無數多拉丁裔移民(合法或非法)住在美國,做著今日許多美國人不願做的工作,好比台灣的外勞,他們大部份都不會說英語,雖然孩子可以溝通,拉丁裔族群也夠大,但他們的美國顯然不是我這個留學生的美國,當然也不會是美國人的美國。

我問自已:「我能嗎?」顯然比起他們的勇氣與代價,我微不足道。除了學歷,我有太多需要向他們學習。當我為英文口音不好的自卑感而閉口不言,有許多人硬著頭皮面對異樣的眼光;為了生活。

世界很大,小的是我的眼光;神給人極大的能力,小的是我的膽怯與面子;真實的人生很廣,我卻停在自己的玻璃瓶中。

在台灣的外勞與街道,我早該看到~~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