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1, 2010

多一點體貼與用心

早上坐高鐵上台北,看到了高鐵的用心。

首先是這個位在無障礙廁所的小椅子,它其實是一個給小孩子用的椅子。若是父母一個人帶著小孩子坐高鐵,上廁所便成十為十分困擾的一件事。根據我一個人帶兒子去上廁所的經驗,要一手抱兒子又一邊對準小便斗需要高超的技術和強壯的手臂。我一直懷疑有一天我會手滑而把兒子摔在地上或掉到小便斗?而這個白色小物,讓人可以把小孩子暫時放在椅子上,好好如廁,實在好用。

因為我坐的是無礙障車廂(第七車),所以有一些身障人士會一同使用這個車廂(今天看到二台輪椅、一位拄拐杖、一位腰受傷穿鐵衣的老人),高鐵的車上服務員總是很貼心地詢問這些程客到達站及需不需要其他協助等,也會推輪椅或攙扶下車。


這些小細節看在我眼中很感動,即使這看似一種極昂貴的交通工具所應當提供的「服務」,但這裡面隱含的用心是值得注意鼓勵的。走在淡水的街頭,太太推著嬰兒車卻鮮少有人幫忙;在東京的地鐵站,服務至上的日本人卻也不曾留步幫一幫滿手行裡的我們;百貨公司裡,真正需要坐電梯的人往往等得比其他人還久,因為插不到也搶不到;捷運淡水站總是有許多裝睡的年輕人遲遲不肯讓位。

對別人的需要感到一種責任,對別人的軟弱多點援手,在乎放下以功利、公平、和權利的眼光,那是一種人的素養,無關學歷。從來沒想過設計是一種體貼人的學問,而體貼的學問是教不來的,要停、看、聽。

我也可悲地直到讀神學院和生了孩子才知道,已年過卅。

碎碎念:太久沒打字和寫東西,退步了!!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