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9, 2012

I don't want to be a Magician

本週的生活似乎是在生病與醫院中度過的。

2012/11/6 Tuesday
週二晚上陪著孩子睡覺,每次陪睡都是這樣,最累的其實是我,所以最先睡的也是我,常常搞不清楚到底是誰陪誰睡?起身走回自已的房間,早已不知道是幾點了,只知道快12點時起來,喉嚨非常不舒服,似乎是過敏了。無法再睡了,呼吸有「咻~~咻~~」的聲音。移到客廳,看著康熙來了(沒辦法,我家只有數位電視),快一點半才入睡。事後太太跟我說她很擔心我會不會死掉!




2012/11/7 Wednesday
不到五個小時,波波出現在身旁,他被餓醒了。在 7-11 買了麵包,送回家後趕去北醫掛號,除了二週一次的皮膚科,為了昨晚所以加掛了胸腔內科。
昨晚的咻~咻~難道是15年前的氣喘?如果是代誌就大條了!!!!
醫生說聽不到氣喘的聲音,但我知道一件事,身體真得不一樣了。等醫生繼續看著工作不是變魔術,裡面的有一章魔術師的比喻令我印象深刻,也當頭棒喝。
這是一本講專案管理的書,當它在教管理人說「不」時,作者的觀念是不會說「不」的管理人,就像一個魔術師,只能繼續地以不可能的方式變戲法,越變越大也越來越灑狗血,目的是為了滿足主管或是利益人的要求,直到有一天變不下去(專案搞砸了),也就是下台的一天。至終這個人會離開公司,到下個地方,在不改的情況下繼續變戲法、繼續灑狗血、直到下一次搞砸!
 誰是魔術師?每個不會說「不」卻能不斷犧牲且神奇地把專案做好的管理人都是。
而魔術師最大的問題就是:不能永續經營。
中午起陪 Pastor Charlotte 去看醫生,天啊!榮總真是霹靂遠的,1:30 到,初診26號,出來時已經快 3:30,看著最後一個預約掛號的 102 號人兄,我只能心中為他默禱。我覺得我已經累到爆炸了,但離晚上小組長聚會還有好幾個小時才能回家休息,好在四點到五點可以陪孩子上律動課。

2012/11/8 Thursday
下午帶小波回馬階複診心臟,他做了小兒心臟超音波、小兒心臟心電圖、以及抽了四管血作身體機能與指數的觀察。感謝主,一切都很好!而同時知道小丁也發燒了,在阿公家的沙發昏昏沉沉地睡覺了。(到底全家一直病下去的狀況什麼時候才會解除,吼~~~)

這個下午直到晚上回家,小波有機會兩次睡在我身上,我看看他,這張小小的臉,這張跟哥哥一樣的臉,這張除了頭髮其他都有他媽媽影子的臉,這是我兒子,我是他唯一的依靠。

我只能在心中不斷地為他禱告,誰知道心室為什麼會肥大?誰知道為什麼只有肥大但其他一切都正常?誰知道醫生口中的一切都正常是真的正常還是他找不到原因的安慰?我還是只能禱告,他唯一的依靠能做的只有禱告。

二天,我去了北醫、榮總、與馬階。夠了!這個提醒太強烈了!

So often we just overwhelmed by daily routines and what can be seen. To an extend we almost unconsciously let what we really treasure slide away. It's even sad that the time you discover the most crucially important part of your life is also the time you break it. When it's broken, whatever you're pursuing falls apart because the nucleus is gone. It would be gone and never comes back if you don't devoted yourself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