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25, 2007

學語言

發了第三次小考,這次好像大家考得皆不理想。考了一百題,雖然有一題全班15全軍覆没,有二題各只有二人生還。這是我的「學不來文」。忽然間老師開始精神講話了:

##CONTINUE##
我們現在的過程其實不單是語言,更是一種管家職份。(就基督教的術語,這意指基徒認為上帝是老闆,我們不過是幫他管事的。上帝:唯一董事,基督徒:公司經理群)。在美國服事的人,其實只有非常少人會在他的生活裡用到希伯來文、或是希臘文。當然你有各種版本的聖經、各樣的註釋書,或是神學書籍幫你歸納,但是!原文可以幫助你進入,而不需要過多的他人觀點...
(以上是個人解讀,搞不好聽錯了也說不定)

昨天跟青穎在散步時,才提到我從未想像過自己要學超過英文以外的其他語言,我常常在問:「我又不想當學者教授,要讀成這樣嗎?」讀語言很費時,同學們的時間幾乎都被這個壓死了,值得嗎?

或許,老師的鼓勵會告訴我值得,但我還是懵懵懂懂。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