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22, 2008

[我要活下去] 培果三文治

家裡的麵包吃完了,但是生菜還有,火腿也還有,只好把冷凍庫裡的 Bagel 拿出來救急了。太太知道我是幾乎不吃 Bagel 的,因為我想不透為什麼人要吃那麼硬的東西,有時運氣不好還會吃到肉桂~噁!Bagel 比起山東大饅頭及醬油包子,真遜色多了。麵食嘛,就要吃鬆軟可口的,人為什麼要沒事找事做鍛練牙呢?喜歡吃硬的,那就嚼檳榔就好了,一百元好多顆說。

我在吃的時候就想到一件事,會不會太硬?

果然!真是有夠硬。新鮮的菜、我煎的蛋、以及火腿三者雖然很配,但少了吐司麵包換成 Begal 一切都走味了,因為 Begal 太硬,所以從頭到尾只感覺有一團麵在我嘴肉跑啊跑啊,結論,Begal 配果醬就好了,沒事別亂搞,這餐吃得好想吐。

決定,要去做麵包了。
Post a Comment

省思:從《尼格爾的葉子》中個人與教會關係的隱喻

因為 Every Good Endeavor 這本書 ( 註1 ) (written by Tim Keller ),才有機會接觸到《魔戒》作者托爾金(J. R. R. Tolkien)的短篇小說與散文。托爾金是個天主教徒,像他這種文學家,字裡行間不是碰巧置入的贅字,而是時兒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