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25, 2016

第九屆世界華人福音會議 Day 4a【生態系】續

未了的生態系,可能要先能要先閱讀《第九屆世界華人福音會議 Day 3》的文章中後段。

福音生態系 Gospel Ecosystem

上篇一好像因為過了凌晨,所以寫不下去了。我決定把自己逼死,多寫一下。只有主事者才知真正的壓力,以下,就當作純建議。看看就好。

我無法想像一個只有暴龍的世界,最後暴龍自己也會餓死;對全球危害最大的物種是人類自己,人類再壯大下去,至終受害的是人類自己;而當一切的教會機構都想要包山包海,最後死在沙灘的,是自己。



華福其實可以考慮轉型成華人生態催化者。畢竟這麼多年來的網路、人際互動、彼此的情誼是很深的。當然,對於我這種第一次而來的人,台面上得不到幫助,台面下也沒什麼友誼,所以下次,誠實地說,不推薦別人,自己也不會來。如果我來只是成了跟其他牧者的情誼與互動,我反倒對不起王永信牧師在華福源起陳述的洛桑會議後的回應。

什麼是生態催化者?是以一個園丁的角色去協助各單位彼此定位。想像一群牧養百人以下教會的牧者,跟神學院代表討論神學教育與牧會的掙札;想像神學家、跟第一線傳福音的士兵們,辯論神學的價值與一線的無奈;想像超大型教會的主任牧師,彼此辯論公共神學議題,中小型的牧師在後面靜靜地聆聽;想像宣教士站在台上,高聲呼喊跨文化宣教的屬靈影響力,讓不敢往前又無資源的教會跨出信心的領域;想像出版業者血淋淋地說出讀者真正想看的,牧師為什麼不說;想像基督徒專業人事脆弱地打開職場的無奈與教會的無力;想像⋯⋯

我們需要一個可以被彼此信任的生態催化者。可能我骨子裡不信任何任人,但是我常懷疑,教會、機構彼此間是否信任彼此。當國度復興報、論壇報、台灣教會公報 今日基督教報的內容,成為報喜不報憂、成為只能呈現少數的聲音;當教會與教會間,從工業革命、宗教改革、資本主義一直下來,我們不再視彼此為大公教會(神學上是,禱告時是,但回到家就不是了)。我們視彼此為競爭者(competitor),競爭數字與會友。我們不再合一,我們不是教會的 CEO,我們應該是神的僕人,只要 CEO 的心態不除,那麼季報、年報、KPI 所產生恐懼將使我們無法靈裡合一,傳道人們只能彼此成為朋友、互相取暖,但是~但是~但是~無法在靈裡對彼此說實話,沒有靈裡的真正合一。

我們只有競爭,不是合作,源於對彼此的不夠信任。我們心裡藐視、輕看、甚至懷疑他人的服事。華人內鬥內行,外鬥外行的文文也侵蝕了我們,漸漸地養成唯我獨尊,非我不可的成功主義心態。耶穌基督才是大公教會的救主,耶穌基督才是福音禾場的解答。

我們每天都該向自己傳福音,以致傳道人傳的是使人得救的福音,不是使教會與機構增長的福音。

生態系是我們可以聽一個牧者,忠心地牧養一間一直凋凌老化的教會,該他站在台上,因著對他個人的呼召向他鼓掌,給予鼓勵,向他學習。單單因著他在生態的存在,向他鼓掌。生態系邀請外來物種移民(印度裔、東南亞族群),健康地長大。

親愛的華福,妳要不要成為拉起彼此信任的生態催化者。Yes, you can.
Post a Comment